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网事杂谈 >

以某群群友为原型的 线虫X人妻 纯爱(迫真)故事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页
查看原图
更新:07-08     编辑:     来源:    


  • 上午于泥潭某群吹比时聊到,某男子以女同事为原型创作yellow文学被另一同事看到后传遍公司的新闻。顿时文兴大起,萌生了以群内某CP为原型写SE文的念头。征得故事中两位男主角同意后,午休时间挥笔而就。然而写着写着,缩卵肥宅的本质暴露,最后就变成了这样的东西。

       写了东西不发出来就浑身难受,想了想除了发表在群文件,也只能发表在泥潭了。



    十年
      “六花,竟然真的是美少女啊!”
      胡特扶了扶黑框眼镜,又拉了拉胸口的领带,有些紧张。
      眼前身着蓝色连衣裙的少女掩着嘴咯咯地笑个不停。
      12月底的郑州,气温已降至零下。一阵冷风掠过,吹散了少女的秀发。她双腿交错向前微屈,伸出纤细的小手轻轻压住了裙角。“讨厌!”
      胡特的脸涨的通红,低下头不敢直视少女的眼睛,他沿着锃亮的黑色小皮鞋,厚实的白色棉短袜,紧实的裸露小腿不断向上瞄着。
      “六花,你不冷吗?”胡特忍不住脱口而出。
      “这个问题可不礼貌哦。”六花伸出食指贴在唇前,闭起一只眼睛莞尔一笑。
      “呐,不过确实有点凉哦。我们上去做做吧?”六花拉了拉胡特西装的衣角,眼神向着旁边示意。
      胡特扭头看去,“枫林晚主题酒店”的招牌甚是醒目。他触电一般把头缩了回来,有些手足无措。
      六花再次咯咯地笑个不停,她的眉毛弯成了一道月牙。
      “开玩笑啦,你在想什么呢,讨厌!是旁边那家啦。”
      旁边是一家“正宗老河南烩面”,木制的招牌古色古香。胡特长舒了一口气,却又感到有一丝丝的失望。
      他松了松领口,尽管衣衫单薄屹立风中,却异常闷热。如果不是提前准备的止汗剂,恐怕如今已是大汗淋漓。
      “那个,不如我们去JW万豪吧,那里的法餐特别正宗,圣诞期间还请到了米其林三星的主厨坐镇……”胡特对这次见面早有准备,有条不紊地阐述着自己的预案。
      “不嘛!人家就想吃老河南烩面!”六花嘟起了嘴,假装生气的样子。看到胡特尴尬的样子又调皮一笑,拉住他的手便向着店门走去。
      小手好软。一股暖意如电流一般传遍了全身,胡特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他低着头,甚至不好意思直起腰来。这久违的心境,仿佛回到了十七岁的那个夏天,和初恋徜徉在张园弄堂的雨巷。

      小店很精致,木桌木凳擦拭整洁,并不如想象中路边大排档的油腻。六花露出胜利的微笑:“这里也不错吧。我喜欢这里,和十年前一模一样。”
      胡特腼腆地点了点头,西装笔挺的他正襟危坐,不知该如何发起话题。
      “还记得滑稽团吗?”六花单臂支撑在桌面,托着腮侧头看向胡特。
      “记得记得。”胡特向前坐了坐,兴奋起来,“我还记得第一次认识六花的情景,‘这个牧师好厉害鸭!’。对了,当时滑稽团在开荒那个——”
      “翡翠梦境!”
      “梦魇之龙!”
      两人同时脱口而出,相视一笑。那个每天在群里吹水划微的日子,很近,又似乎很远。
      “WOW已经关服好多年了吧。不知道现在大家过的如何?你最近也不常在群里出现了呢。”
      “嗯,这些年有点……不大方便……”六花的声音很低。烩面已经上桌,热腾腾地冒起蒸汽正好挡住了她带着忧伤的眼睛。
      “阿银今年调任卫生部的司长,哦哦还留在荷兰举办个人画展,静静刚刚跑完纽约马拉松拿下大满贯,阿图亲临现场主持厦金跨海大桥修建,DD正在东京筹备C114,桑德兰辗转中美忙活T公司和S公司的版权官司……”胡特滔滔不绝地谈论着,这些年来每当有群友前往东京,都得到了他的热情接待,期间归国时也曾多次回访。
      “嗯……”六花轻声回应着,“大家,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了呢。”
      “是啊是啊!平时都在划微,最后才发现只有微微是真微。”胡特娴熟地说着,仿佛置身群中,“不过也有比较特别的,比如那个大角鹿,因为写小黄文刚刚被抓了进去,不知道过年前还能不能放出来,好惨鸭!”
      六花没再回应,低头安静地吃面。十年间,与滑稽团的群友们联系减少,但唯独对某个人,却如胸口的一颗朱砂痣,始终挥之不去。
      烩面依然冒着热浪。六花伸手将秀发撩到耳后,鼓起脸颊轻轻地吹气。
      面对六花红扑扑地脸蛋,微微轻启吐气如兰的朱唇,胡特又是一阵难以自抑地悸动。还好现在坐着,没人会注意到有什么异样。
      “最近过的还好吗?”胡特留意到了六花抬起的无名指上亮闪闪的东西。
      六花不置可否。
      “那天,你没来呢。很多群友都来了。”
      “啊哈哈!不好意思啊,实在是买不到机票。2018年那会儿的事了吧,虽然现在说有些迟了——祝你幸福。”
      “是呢……有些迟了……”

      胡特突然感觉到腿间有股压迫感,低头看去,六花的小皮鞋正散落在地,而一只脚已经踩在了自己的腿间,隔着西裤亦能感知到柔软的独特触感。沿着大腿从膝盖处慢慢向上爬行,登到山顶的六花弯曲脚趾轻轻勾了一下。
      胡特面色通红羞愧难当,他抬头看去,六花却依然面不改色,弯着水汪汪地双眼,无辜地对着自己微笑着。
      “胡室长,有没有考虑过,回国发展呢。”六花收回了脚,随意地挑起皮鞋轻轻晃动,“郑州这地方还不错呢,去上海也可以……”
      “对不起,我暂时……没有打算回来。”
      “也是呢。那至少,今天晚上,可以陪我过圣诞节吗?”六花声音变得哽咽,湿润的眼眶泛着泪光,婆娑的泪眼使人不忍拒绝。
      但是,胡特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不能这样做。”
      六花咬着嘴唇,她弯起眼睛扬起嘴角倔强地微笑。

      两人在路口道别。
      六花拽了拽胡特的衣角,胡特拍了拍她的肩膀,微笑着转身。
      六花站着原地,目送着他的身影渐行渐远。
      胡特停下了脚步。
      六花张开口想要大喊,却没能发出任何声音。
      胡特并没有回头。径直向前,消失在人潮。
      路边的咖啡店不合时宜地传来那首悠扬的钢琴曲。六花抚摸着手上的戒指,捂着嘴无声地抽泣。
      “胡特还是什么都不懂呢,如果他能勇敢一点的话……我们,都没变呢,和过去一样。”

      翌日,新郑国际机场。
      直飞东京的航班即将起航。胡特再次四下张望,没有看到那个期待的倩影。他有些失落,却又有些安心。
      航站楼上,身着蓝色连衣裙的少女,独自倚靠在玻璃前,望着天际的那尾航迹云,不愿离去。
      透过侧窗,胡特呆呆地望向云海,手里紧攥着一张已经泛黄的机票。票面的字样有些模糊,但还能隐约看到“2018年”的字样。

















    网友评论:
    脑补河南话看完了
    羡慕美少女倒贴
    我点进来想看线虫和人类的纯爱故事
    结果还是人类之间的那点破事,无聊
    这么扭扭捏捏的干嘛啊

    —— 来自 Xiaomi MI MAX 2, Android 7.1.1上的 v2.1.1
    这个叫胡特的明明是线虫设定,但感觉像是个处男呢

    ???????????????
    恁这不中!!!!
    是不是看不起河南烩面河南烩面最高,河南烩面世界第一!


    说实话美少女的行为太二次元了我的尴尬症又犯了

      -



    一针见血  我真的不是很懂线虫的生活啊!

    好评 又看了一遍突然带感了
    烩面胡辣汤,棒。死宅写个文也是缩卵,好惨
    所以到底是哪个群的哪对cp
    自动脑补古力特六花十年后
    河南话版草生
    想吃烩面
    看到烩面一下没反应过来

    —— 来自 HTC U-3w, Android 8.0.0上的 v2.0.4-play

    胡特扭头看去,“枫林晚主题酒店”的招牌甚是醒目。

    对对对,河南烩面吊打广东烩面和福建烩面

    就是名叫六花和胡特的两位男群友鸭

    其实他是这个六花

    感觉挺好玩的。。我都想写一个了
    老师!我有问题!
    请问,美少女六花是,女装大佬吗!?(如果是的话我就开始兴奋

      -

    同学,这是一道开放题!
    美少女六花的性别,当然就是美少女啦!
    好的老师!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

相关推荐

精彩图集

一品图片网部分图片资源收集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邮件地址:
© 2021 一品图片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50288886号 | sitemap | 图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