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鉴定,这几位分别是哪个圣斗士

1.B有着倾城倾国的美貌,学习也好,还会弹钢琴。但是他的人缘似乎真的不怎么好,无论男生还是女生,都喜欢在背后议论他。我知道,那种心理有个学名叫做:嫉妒。

2.A替B拉开车门,B出乎他意料的乖巧,点了点头,趴在方向盘上打了个哈欠,“下次什么时候见面?”
A心里微微一动。“你什么时候有空?”
B笑得狡黠。“周五晚上六点半,在游乐场怎样?你弟弟眼光不错,那是个约会的好地方。”


3.没一会儿两人就吵了起来,C说B背着他和D钓有钱男友。B却反过来指责C多管闲事,犯妄想症。他牙尖嘴利,辩论时说话带刺,C说不过他,嚷嚷着让D来评理。



4.“你打算怎么告诉他?”D问B,“他的新男友是个杀人悄无声息的黑市医生。他救下那些罪该万死的飞车党和匪徒,从他们身上搜刮一大笔医药费,然后在他们身上下毒,等几个月后毒性发作,再去他们的对头那里捞一大笔。”



5.D皱眉,“他是我朋友,和你那些宰完了就弄死的人们不一样,B。最好别在他身上乱搞些什么东西。”
“我可舍不得在他身上乱动手脚”B抬起头来,露出一个狡黠的笑。“我好多年没听说过这种奇怪的病情了。你把他介绍给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对他下手。”
“何况A先生实在是很有意思。”
“我没收他的诊疗费。”B眨了眨眼,“我让他都打到你卡上了。不用转给我了,D。我治他与金钱利益通通无关,纯粹出于个人兴趣。他背后一定有很多东西可供挖掘。



6.B的“准侍卫”补习课正式开课了!但是小家伙并不是很期待,因为他对他“老师”的能力表示强烈的质疑。甚至在开课之际就向对方宣称,自己将能出色完成对方出的任何试题。
“好的。我期待你的表现。”D抱着肩膀面无表情的看着比自己矮一头的小男孩。“并且我答应你,如果你能完成我出的三项挑战中的任何一项,我将亲自把你送到E的面前,用我的人格担保你已经十分出色,不需要任何多余的训练。怎么样?”
“成交!击掌为誓!”B伸出手。
“那就开始吧。”D直接转身离开了。
僵在空中的右手讪讪收回,放到鼻子下蹭了蹭,B“哼”的一声,跟了上去。
“第一项测试:侦查力测试。”D将B领到一间小房间里。
房间里坐了五个男人,他们裹着相同的袍子,除了长相不同,他们的穿戴全部相同。
“这五个人的身份分别是乞丐、富商、牧羊人、军人还有一名小偷。我要你在这里待上一刻钟的时间,不许有任何交谈,通过观察他们的举止准确的说出他们的身份。”
D说完,果断干脆的走出房间。随着房门怦然关闭,小屋里的光线瞬间暗了暗。墙角的烛火闪动着。B瞪着眼睛,一时间竟不知所措。
一刻钟的时间过得很快。当B被D叫出来的时候,看着对方的神情,他以为这个孩子完了,一点也没有猜出来。岂料B冲着D调皮的眨了眨眼睛,露出皎洁的微笑。
“这五个人从左到右分别是…”B伸出食指胸有成竹的指认:“富商、牧羊人、军人、乞丐、小偷。我说的对吗?”
“理由呢?”
“当然有充分的理由。你知道,一刻钟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人们被关在这样一个小屋子里还不让交谈,自然会有些无聊…无聊嘛,就会做一些无意识的小动作——比如那位富商。他在无聊的时候总是下意识去摸右手的中指,我猜他平时一定将戒指戴在右手中指上。虽然你们在测试前已经将能够象征身份的饰物都拿下来了,可是习惯还在。而这个习惯恰恰暴露了他的身份。”
“能戴戒指的不只是商人,军人和牧羊人也同样可以戴一些符合自己身份地位的指环。光凭这一点就下结论未免有些武断吧?”D抱起肩膀面无表情的打断对方。
“当然,所以我第一个确认身份的不是富商,而是牧羊人。”B随即翻了翻白眼。“哦天呐…你真应该闻闻他身上的羊膻味!想忽略都难!”
“其次是军人。军人因为职业的特殊性,他的自律性和忍耐力往往高于常人。即使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下也不会表现得过于慌乱。所以无需排除法,我就能准确断定,那个人就是军人。”
“恩…继续。”
“第三个被我排除掉的是乞丐。因为这类人习惯将自己蜷缩在一个角落,即使是坐在石凳上,他们也会习惯弓起腰身…”为了避免对方再次打断自己,B强调道。“当!然!驼背且非乞丐的人大有人在。真正让我相信他是乞丐的关键点是这里。”B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这里?”D顺着B的提示望向那个人。
“你不觉得…他这里实在太过干净了吗?”说到这里B忍不住笑起来。“我猜想他之前应该是蓄了很长的胡子,被你们剃掉了,所以那里显得异常的干净整洁…”
“这又能证明什么呢?”D表示没有理解对方的意思。
“单从这一点来看确实证明不了什么。贵族、小偷、牧羊人、军人…只要是男人,都可以蓄着胡子。”B笑吟吟的继续解释道。“可是我猜他的胡子一定是太脏、太难清理了…留着胡子会暴露他乞丐的身份,所以你们不得不剃了它。我说的没错吧?”
“……很好,继续。”D下意识的摸了摸下巴,闷声说道。
“剩下的是富商和小偷。对比这两个人的举止,这就很简单了。那个小偷眼神躲躲闪闪,不愿意正视我。再加上富商之前转动戒指的细节,两个人的身份已经很明确了。”B将自己的理由全盘托出,对方却没有任何反应。仍然抱着肩膀,摸着光滑得没有一根胡子的下巴沉默不语。
“事实上,我已经出色的完成任务了,不是么?”B一边绕着D打量对方的神色,一边得意洋洋的继续说道。“我知道我这么快这么出色又这么精准的完成测试对你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但是这是事实,恐怕我们已经没有必要进行接下来的测试了。我赢了。”B轻快的吹了一声口哨,绕着到D面前。“请你今晚就送我回到E那里好吗,我想E一定很想尽快听到你对我的肯定。”
D从沉思中抬起眼睛,直直的盯着对方。“说完了?”得到对方的默许后,D清了清嗓子。“那么该我说了。”
“不得不说你很有侦查方面的天赋,推理也十分准确…可是我很抱歉的告诉你,这一测试你并没有通过。”
“什么!为什么!”
“这里面没有一个人是小偷,所以你最后的推理是错的。就差一点儿~”D轻快的吹了一声口哨。“真可惜,我的男孩儿。”
“这不公平!你事先给我的情报上明明…”
“这就是我现在要教给你的:永远都不要过于依赖你所掌握的情报。”
“那个你说成是小偷的人,只是一个患有很严重眼疾的普通人,如果你肯有耐心仔细观察的话不难发现这一点。可是你却因为过于依赖手上的情报和盲目的自信,把他归类成“小偷”。这难道不是因为之前推理的太顺利了,所以有些骄傲了?所以你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呢。接下来还有两个测试,加油吧,小、男、孩。”D学着E的样子将B的头发揉得乱糟糟,心情大好般的转身离开了。
“我不服气!咱们走着瞧!”B一边整理自己的头发,一边瞪着D的背影咬牙切齿。
当天夜里,B伏在烛灯旁愤愤的刻着石板书。
[尊敬的E:第一天的测试并不乐观,显然,我有些轻敌了。但在这其中我也学到了一点:永远都不要过于依赖你所掌握的情报。——虽然我并不承认D所掌握的知识多到足以当我的老师,但我仍不会放弃从任何人身上学到我可以运用的知识。相信离别是短暂的,明天我绝对会出色的完成那个讨厌鬼的测试!走着瞧!——您忠实的奴仆,B。]




7.“D不会轻易站在你这边的。”
B说。
A轻轻抽动了一下嘴角:“你觉得这重要吗?”他接过女侍递上的袖口,将那枚镌刻着两支锋刃相对的宝剑的族徽戴了上去。
“陪我走走吧。”A命令道。
于是这些老练的仆人们纷纷退了开来,给两个人让出一条路。A的步子迈得很慢,而B则始终保持在他身后半步的距离内,两人面色轻松,看上去仿佛只是在闲聊。
“这当然不重要,”B笑了起来,“只是你的天平上需要更多的砝码——砝码越多,你就越安全。”
他们款步走出演武场,绕过眼前开满了玫瑰的灌木丛。这时候的花园里起了一阵风,如同蜷曲的羽毛一样的云被南风吹散了,阳光透过云层如同金色的长矛一样射向地面,将原本模糊的路给照亮了。
“我不需要安全,”A说,他的表情看上去没什么起伏,就好像在说着与自己毫不相干的话题似的,“我只需要那小丫头能乖乖听话。”
当A说道小丫头的时候,B对他所指心知肚明,然而对此,他却也提出了不同的一件:“所以首先得安抚得住他们才行。”
“D不是还没当上公爵呢嘛。”A冷冰冰地说。
B又露出了他那种标准的讥讽式的微笑来:“比起你,D的意愿显然更倾向于陛下,F透露出来的讯息也是如此……他们是阿卡狄亚,阿卡狄亚家的人从来都冥顽不灵。”
“我说过,我不怎么担心他们。”A淡淡地回应他,他略略侧了侧身,离开了眼前的主路,朝着白榆树林的深处走去。B紧随其后。
“只有阿卡狄亚家到君临了吗?”
A在几棵树之间的一片空地边站定了,他倚着树干忽然问他。
B摇了摇头:“是的,G因为丰获节庆典的事耽误了两天,比其他人要晚出发一些;H来得很慢,北境离我们太远了,更别提流光庭那个鬼地方:我实在不能理解,那地方到底有什么好,天寒地冻的,哪怕是夏天都有积雪。”
“剩下就是艾欧里亚……探子回报说他明天就能抵达君临。”
“艾欧里亚……”
A叹息着念出这个名字。
“怎么,”B问他,“你还是对东境有所忌惮吗?”
“我对东境没什么好忌惮的,”A又轻笑了起来,“但是以艾欧里亚的脾气,他如果现在还不到君临,这可不太正常。”
B偏过头,将整个脑袋倚靠在树干上:“艾欧里亚是个直肠子,他暂时还想不到那些弯弯绕绕的,真的等他想到了——我们的小狮子只怕会闹到御前去。”
“只有这个不行,绝对不能让艾欧里亚把事情闹大。”
“为什么?”他追问道,“我以为让他闹大对你来说才是最有利的,毕竟以你的手段,那也不过会是一场闹剧,东境在君临彻底地沦为笑柄……”
B脑中忽然灵光一闪,所有的想法最终都指向一个名字,这个名字让他的心脏战栗起来。
因此,这位A的亲信决定冒一个险。
“还是说,你因为艾俄洛斯的事,仍旧对他心怀歉疚?”
B这样说道。


网友评论:
没人吗
是蟹黑弟新买的账号吗
能好好用男的他和女的她吗?
B是有倾城美貌的他,然后C说他钓男朋友结果是一群gays?

  -

什么蟹,这个玛丽苏的对象不是任何一只蟹。蟹怎么可能有女粉

都是男的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B粉认为B能掰弯所有同性
我就喜欢泥潭这醍醐味,现在我有兴趣继续看下去了

  -
还真是蟹黑弟
泥潭现在转生巨魔包永封吗?老爷管管啊

您呢,鱼粉妹?
圣斗士相关发外野?

覆盖上男性客体面孔的玛丽苏同人相关
这算不算往外野倒垃圾

绝大部分圣斗士粉可是把这些同人文奉若珍宝呢,怎么能算垃圾
A是撒加吧,这群人里好像就他有弟弟
别的随便吧
真看不进去
啥乱七八糟的,同人文都要拿来外野挂一挂?


最恶心的是对B的玛丽苏,在最后一段所在原文的后文中,撒加“习惯性地”强奸了B
???
我怎么完全看不懂
难道我看的是假的圣斗士星矢
xhd 你又来倒垃圾了...    这论坛真的没人关心圣斗士bl同人文,求求你别发了  回晋江和她们战吧


阿布罗狄的女粉日常玛丽苏的产物。别说你了,我已经偷窥了一年也没懂,可能是表征危机导致的
符号暴力吧

有种楼主在什么地方被虐之后无法反击,无能狂怒装疯卖傻的感觉。
真的对bl同人毫无兴趣的好吗
轮战斗力可能还会多点回复

  -

问题不在bl上,假如她们只是bl我也懒得理。问题在于她们一定要玛丽苏一些角色,同时为衬托这些她们心爱的角色拉踩其他角色。
在奶子群里也发这些玩意的那个人就是你吧
圣斗士是个啥?不就是个落魄女黑社会头子带着一群小弟逆袭二五仔,又扫荡其他黑社会势力范围最终实现占领整个香港地盘嘛?
看了楼主的历史发言记录,真的病得不清
太好笑了
大家来猜猜疯狂挖坟的楼主过多久会被塞?
蟹黑弟被狗叔删了一楼塞了一嘴之后还不消停,我看你这号也不想要了。p大叉院确实水,研一挺闲啊
我寻思关心拉踩角色厨撕逼还往坛里倒垃圾的只会比看bl的更少

  -
有人来科普一下楼主是干嘛的么?
为啥还这么多人一眼就能认出楼主是谁啊!

你可以看一下楼主的发言记录
简单说他的主要事迹是常年在小粉红和lof树个靶子当troll大战腐女,并往各个群里倒垃圾和他的受辱败绩

感谢感谢 看这个发作的症状 估计早上起来就看不到他发帖记录了

为什么不去运用自己的理性思考呢
for ... ead&tid=1814270
造谣的这位大姐自己就是一个曾与我发生过节的腐女
在奈子群不发奈子,老发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简直罪大恶极。

典型偏执型精神分裂症。

显然不是。
而且假如你在我澄清不是还咬定是,按你的标准你自己就是典型偏执型精神分裂症。

先把精神分裂症的临床表现背一遍,基本功不合格
成天丢屎让大家鉴定臭不臭,可能精神有问题

她们自己什么时候有产屎的自觉了?不去谴责随地大小便的同人厨,反而喷指出这一现象的带路党,你智力一定有问题。

我看你很有潜力成为新一代网哲

这种污蔑的企图是没有效果的,因为我确实修过几门哲系的课
谢丰富屏蔽名单
昨晚连着看到2个腐女相关的老贴被lz贴这个小说顶起来,今天又特地开贴裱,真的病的不轻

标签:    发布日期: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