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科技资讯 >

原来地理学还有这么一段故事,怪不得高中大学地理二元化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页
查看原图
更新:07-09     编辑:     来源:    

  • 《地理系在哈佛的灭亡及地理系的发展》

    曾经有个笑话,说有个调查,问及“世界上最好的地理专业在哪个学校,很多人的回答是,在哈佛。而事实上,哈佛没有开设地理专业!
    由于本人从事GIS应用技术方面的研究,比较关注国内自然地理和人文地理的研究.
    美国是GIS应用发展的最快地区,以至于美国的报纸登出来说为什么哈佛还不恢复地理系?实际上全美实力最强的前20位大学都没有地理系,berkely虽然学术地位很高,但是也无法和那些私立学校相比。这是为什么呢?
    -------------正文-------------------------
    想当初哈佛的地理是全美历史最悠久的地理系,师资力量也最强,哈佛的倒下可说是充分反映了地理学界长期以来的固疾首先地理科学本质上认识论方法论模糊,天生营养不良,缺乏极具号召力的主题,从而使地理学日益被排挤出科学的圈子;其次学科内部诸侯林立,又主要分为人文,自然二帮,且均奉行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内部斗争不断,结果在内外交困之下,被视为地理界龙头老大的哈佛地理系终于在1948年倒下了。
    哈佛地理系灭亡于地理学界特例主义(Exceptionalism,whatever it is called in
    Chinese:-)盛行之时。哈特向1939年的“地理学的性质”一书可说是特例主义的经典,他在回顾了地理学发展历史的基础上,大量引用赫特纳的观点,并认为地理学的性质在于研究区域差异,区域的独特性是地理研究的核心。(这本书商务馆有中译本)当时哈佛大学地理系主任Whittlesey时任美国地理界权威学报"Annals
    of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Geographers"主编,是他鼓励哈特向完成了这部著作,并提供了学报的整整两期来连载哈特向的文章(极长,大家看看中译本的厚度就知道了)。哈特向的文章立即被奉为经典,地理界的权威们纷纷表态支持,包括哈佛Whittlesey,Berkeley的Sauer等。认为它彻底的宣告了臭名昭著的“环境决定论”的终结,标志这地理学走向新的时期。  
    然而这个新时期却是地理学面临死亡的时期。哈佛地理系在Whittlesey时期之初还是经历了一段辉煌,学科有所扩张,并且把持着许多领域的领先地位。著名人物包括城市地理学家Edward
    Ullman,地貌学家Bowman等。但在这种区域主义的环境下,地理学在以严谨闻名的哈佛遭到了怀疑。越来越多的人攻击以这种逻辑为基础的地理学流于表面化和描述化。四十年代哈佛的校长James
    Conant更是在多种场合下表示地理学不是一门大学学科 (geography is not a university subject)地理学面临一次
    学术战争”。在这场斗争中,一方面地理学确实有着先天的不足,在与其他学科的较量中处于不利地位。如Ullman在60年代回忆:“我当时感到非常孤独,因为我们实在拿不出好的成绩来支持自身……没有作出什么,却要为它而战,实在太难了。”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系内以Bowman为首的自然,和以Whittlesey为首的人文派的不合。
    Whittlesey的专业是历史地理,尤其对法国史颇有造诣,他一直企图让地理系逐渐走上以人文为主的路子,因此引起了地貌学出身的Bowman的反感。Bowman认为Whittlesey的人文地理是非科学的,纯描述性的,Whittlesey的政策只会把地理学“推向二级学科”。(和我们系何其相象!想想人文地理和海洋室的关系)结果在与外部的斗争中Bowman很少给予Whittlesey多少支持。四十年代的哈佛地理可说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还有一个有趣的插曲:Whittlesey是个**,而他利用自己的权势将与其关系暧昧的人调至哈佛,此举遭到了同行的反感,也成为许多反地理学人士的借口,直接导致了Whittlesey声望的下降。此时地理系唯一有威慑力的权威就是时任美国科学院院士的Bowman,但是由于对
    Whittlesey的厌恶,他一直没有站出来为自己的系说话。于是在悲剧的1948年,哈佛地理系的敌人以各种借口终于取的了胜利,校董会上宣布了地理系的解散。  哈佛地理的倒下立即在地理界引起了震动。要知道即使是在它最后的几年,哈佛地理系仍然是领域内的权威,从地理界的眼光来看,绝对是一流的强系。它的衰亡,说明了地理学面临着被科学界清扫出门的危机。正如简.戈特曼所说,“简直是一场可怕的冲击,美国地理学界永远也不可能完全从中恢复过来”。
    这场危机至少反映了两点:一是哈特向派的先天不足,二是地理学内部的不和。但哈特向派此时仍然把持着领域内的要职,权威们顽固的坚持既有观点,新生的一代则陷如了悲观失望与迷惑之中。与此同时地理系在各大学的地位不断下降,本来就有很多人对地理学看不顺眼,许多学校大有效法哈佛之意,不少地理学者纷纷另谋出路。
      第一个站出来攻击一手遮天的哈特向的是U.of Iowa的Schaefer教授。据说1953年哈特向曾到U.of Iowa讲授地理学思想,期间还和
    Schaefer友好的讨论过关于方法论的一些问题,但没想到几个月后Schaefer就在地理界的最高刊物Annals of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Geographers上发表了著名的“Exceptionalism in
    Geography"一文,揭开了计量**的帷幕。文中Schaefer尖锐的批判了哈特向”地理学的性质“一书,指出哈特向不加批判的继承了康德,赫特纳的描述传统,错误的认为地理学和历史一样,是一门与其他所有学科都有所不同的特殊科学,而特殊性就体现在描述不同区域的独特性。Schaefer称这种论调为地理学中的”特例主义“(Exceptionalism),
    它最终将导致地理学的非科学化。同时Schaefer将逻辑实证主义和科学方法论的概念引入了地理,认为地理学的本质和所有科学一样,在于寻找客观规律,而知识的建立必须从经验中来,在实践中验证。他提到了Christaller等的工作,认为意义非凡,将许多当时的权威如哈特向,Sauer等都批判了一翻,并影射他们的思想是地理学走向没落的罪魁祸首。戏剧性的是,Schaefer在他的文章发表前突然去世,文章的最后修改是其好友,U.of
    Iowa哲学系的实证主义哲学家Bergman带为完成的。
      Schaefer的文章立即引起悍然大波。估计哈特向感到被人背后捅了一刀,所以特别气忿,立即致函包括Annals主编,编委的各大权威,认为Schaefer的文章是“对学科的犯罪”,必须“struggle
    against"。凭借他如日中天的声望,学术界立马一片打杀之声。据说Schaefer死后地理界的许多同僚都拒绝为之作悼词。
    Whittlesey的政策只会把地理学“推向二级学科”。(和我们系何其相象!想想人文地理和海洋室的关系)结果在与外部的斗争中Bowman很少给予Whittlesey多少支持。四十年代的哈佛地理可说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但地理在各大学面临灭亡的现实使得更多的人特别是年轻的一代从Schaefer偏激的文章中找到了希望,从而开始了哈特向阵营和以年轻一代地理学家为主的Schaefer阵营的大辨论。1953-1960期间哈特向发表了许多为他的The
    nature of
    geography辩论的文章,但最终计量派取得了胜利。原因很简单,计量化使的地理系在许多领域获得了新生,就好象地海系要改名为城资系一样。不可否认它让许多学校的地理系摆脱了如哈佛地理一般灭亡的命运,如Berkeley,Wisconsin,
    Washington等的地理系都得到了保留,而且一些新生的力量迅速壮大,如Ohio State,Penn
    State都是在此时崛起的。(PSU,OSU是计量**的两个基地,David
    Harvey在写成“地理学中的解释”一书前曾有五年时间在PSU讲授计量方法,而OSU更是出版了Theoretical
    geography的journal专门宣传计量地理。现在叫Geographical
    Analysis,资料室有)。前权威们许多都在郁郁寡欢之中度过晚年。如Sauer(main figure of Berkeley School of
    cultural geography)最后承认他"in the wrong
    direction"。哈特向则比较顽固,但他利用权威对死后的Schaefer采取的不公正诋毁让人反感,最后遭到了新生派们无情的冷落。从后来计量学派的权威如邦奇(著有"理论地理学"一书,图书馆有中译本)与之的通信来看,信中充满了不屑与嘲讽。简直是悲剧。Schaefer最终被奉为计量**的英雄。 
    甭管后来如何,从个人的观点来说,计量**至少救了地理学一命。尽管当时在科学哲学中实证主义已经逐渐过时,但地理界的迫切需要仍使它宣起了一次**,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虽然早已有人提出相关理论,但计量**却没有发生在更早的时期。而且从地理学的现实状况来看,人文地理比自然地理更加迫切需要学科的承认与尊重。自然地理学者一般都可以在其他领域找到落脚点,而且同样出色,而对于人文地理学者来说,不退化为一个二流学者的唯一方法便是守卫住一个强大的地理学科。这也是为什么地理史上所有的学科保卫战,人文地理学都不遗余力,而自然地理学者者反应相对冷淡:换个窝就是了。Schaefer认为地理学的精华在于系统化的人文地理,虽有失偏激,仍有些道理。否则地理学的确没有作为一个学科存在下去的价值。
     计量**的价值是不可低估的,尽管后来有这样那样的批评,尽管 Harvey在其后的研究中推翻了自几“Explanation in
    geography"中的论点,但这本书至今仍然是美国地理系的必读教材,人们仍然称之为
    “**”或“进化”(evolution),其后的批评只是人本主义的“反思”。因为关键时候是它拯救了地理。尽管只是暂时的。


      地理学一直都需要为自己的正名而斗争。80年代类似的危机再次出现,经济不景气导致各大学研究经费紧缩,地理系再次成为冲击对象。地理学迫切需要某些新的改变。而与上一次危机相反,这一次的改变是以一个崭新的地理系的崛起为标志,即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





    网友评论:

相关推荐

精彩图集

一品图片网部分图片资源收集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邮件地址:
© 2021 一品图片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50288886号 | sitemap | 图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