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玩家过世后,父亲才发现他在艾泽拉斯的存....



《魔兽世界》失能症玩家过世后,父亲才发现他在艾泽拉斯的存在证明
We are gamer.
2019-03-12 02:00 By 歪力
如果早在我们出生前 DNA 便决定了我们的命运,你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写下自己的故事?如果你所剩的时间有限,你会用什么样的方式留下自己的传奇?Robert Steen,一位来自挪威的 56 岁父亲,在自己儿子的葬礼中,见证了他儿子人生最后十年在《魔兽世界》(World of Warcraft)所留下来的精彩人生。

近日挪威媒体 NRK 报导了一则关于一位失能症玩家的故事,该篇故事经 BBC 转载报导,一位来自挪威的《魔兽世界》玩家 Mats Steen 因先天性的罕见疾病在 2014 年过世,得年 25 岁。然而,就在他的葬礼举行时,他的父母遇见了一群来自欧洲各地的陌生人前来哀悼。

他们全都是 Mats Steen 在《魔兽世界》里的公会战友或好友。


谁是「Ibelin」?

2014 年末,Robert 与 Trude 两夫妻在挪威一个教堂公墓,为自己那多年过着与外界隔绝,只花时间在网路游戏的失能症儿子 Mats Steen 举行丧礼。Robert 在向记者描述这段故事时,还提及了他过去很担心 Mats 总是玩游戏玩到三更半夜。

Robert Steen:「回想起来,我认为我们当初应该去了解游戏的世界,因为他花了这多时间。正因为没这么做,我们才错失了以为不曾有过的机会。」

然而,就在教堂现场,除了亲属以及一些认识 Mats 的照护中心人员外,Robert 与 Trude 才发现有一群他们不熟悉的陌生人。由于 Mats 在离世前多年几乎没离开过自家的地下室房间,因此葬礼上出现一群陌生人确实有点奇怪。
虽说是陌生人,事实上,Mats 本人也从未跟这些人在现实碰过面。

更令人好奇的是,他们悼念的对像似乎不是亲属所认为的 Mats 本人,这些人悼念的是一位名叫「伊贝林」(Ibelin)的贵族,一位花花公子,一位侦探。有一些人来自附近区域,而有些人则是从远方赶来参加葬礼。他们同样都为 Mats 流下不舍的泪水。


DNA 决定了他的命运

1993 年,年仅 4 岁的 Mats 在庆生照片上开心的笑着,过几年后,他确诊罹患「杜兴氏肌肉营养不良症」(Duchenne muscular dystrophy),一种会造成肌肉退化的罕见疾病。再过几年,他将会全身肌肉萎缩,终至无法行走。
Robert 与 Trude 渐渐发现,Mats 经常会从秋千上摔落,而他喜欢溜滑梯,但却看到 Mats 不寻常地用膝盖撑起自己的身体,而 Mats 也从不跟其他小孩赛跑。当确定 Mats 罹患 DMD 后,医生遗憾地告诉两夫妻,这类病患很少能活超过 20 岁。

Robert Steen:「但 Mats 成功活到 25 岁了。」

Robert 尝试接受残酷的现实,接受自己的儿子将无法过所谓的「正常生活」,并且将会英年早逝,来不及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任何痕迹。

结果他们错了。


《魔兽世界》的冒险

这里再次引述 Vicky Schaubert 记者的话,如果早在我们出生前 DNA 便决定了我们的命运,你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写下自己的故事?

Mats 找到了自己的方式。

为了 Mats 的日后生活,他们举家搬到兰胡斯(Langhus)小镇,那在那有着方便轮椅人士适合生活的设施。为了让 Mats 打发时间,Robert 也买过 Gameboy 给 Mats 在课余时间玩乐。不过,Robert 却思考着当其他同学都在户外运动时,Mats 是否也想过在自己的闲暇时间做点事呢?

于是,Robert 将自己的电脑密码交给 Mats,也开启了这位 11 岁小男孩的全新世界。

「在他生命的最后 10 年,」Robert 在他的悼词中说道:「他花了 15,000 至 20,000 小时在玩游戏。这相当超过 10 年的全职工作工时。」

当然,Mats 沉迷于游戏的行为也引起 Robert 的担忧, Schaubert 记者说得好,Mats 是一位玩家(Gamer),而玩家通常是不懂早睡早起这回事。

那 Mats 在游戏玩些什么呢?在《魔兽世界》,他不是 Mats,他名叫 Ibelin Redmoore,有时又叫作 Jerome Walker(分身角色)。

Mats 在记事写道:「Jerome 与 Ibelin 是我衍生的存在,他们代表着不同面向的我。」

那个世界叫作艾泽拉斯,一个广大无边且多采多姿的世界,有着大陆与神秘岛屿,有王国与部落的领地。在这个世界,Mats 能像常人一样,并且和他相遇的伙伴,展开属于他们的冒险。

不过,当时作为父亲的 Robert 无法理解。

「当我白天经过 Mats 的地下室时,窗帘是关上的。我记得当时感到很悲伤。」Robert 表示:「哦不,当时我这么想着。他的一天都还没开始运转。」我当时是因为觉得他的世界是如此受限而感到悲伤。

不明白游戏世界的 Robert,还以为游戏只是单纯的虚拟比赛,打中什么,然后得分,如此而已。

「我们不懂为什么 Mats 说晚上要上线对他而言有多重要,当然,如果那些人不在白天玩游戏的话,那一定是在他们下班或放学的时候才玩。」Robert 向记者说道:「我们了解这一切时,是他过世之后的事。直到那之前,我们还是希望他能像个『正常人』一样晚上 11 点睡觉。」
现年 28 岁,来自荷兰的 Lisette Roovers,是 Mats 在游戏中非常亲密的游戏好友,她当时也出席了 Mats 的葬礼。15 岁时她在游戏里面认识了 16 岁的 Mats,或者应该说,「Rumour」(Lisette  的角色 ID)在当时认识了 Ibelin。

Lisette:「我认识 Mats 很多年了。他过世时令我感到震惊,并且改变了我。」

Lisette 描述自己是在闪金镇与 Mats 结缘,当时她正想寻找一起玩 Role Playing 的伙伴,这是在海外《魔兽世界》某些玩家喜爱的一种角色扮演玩法。玩家必须为自己的人物设定性格,并且依照游戏故事作出符合游戏背景的发言。

在 Mats 的博客,有一篇名叫 Love 的文章,描述了他与 Lisette 相遇的记忆。

Mats:在这个世界,一位女孩不会看到轮椅或者其他不同的东西。她们会透过一个方便置入的英俊、强壮的角色来认识我的灵魂、心灵和思想。幸运的是,在这虚拟世界中的每个角色看起来都很棒。

除了游戏世界,Lisette 也表示自己和 Mats 会通信交流一些想法,两人是非常亲密的朋友。不过,偶尔两人也会有意见相左的时候,这一切都是因为 Lisette 不认识真实世界的 Mats。

Lisette:他曾写道,他讨厌雪。我写道,我喜欢雪。我当时不明白他是因为坐轮椅才讨厌雪。但我不知道。

青少年沉迷游戏的问题同样困扰着 Lisette 的双亲,他们开始不让 Lisette 玩游戏,但 Mats 却依然想尽办法用各种管道与 Lisette 联系。

Lisette:他甚至写了一封正经八百的信给我的父母,他试图帮助他们理解游戏对我来说有多重要,我还保存了这封信。

这些事,Mats 的爸妈也都明白,自己的儿子在写信给一位叫 Lisette 的女孩。

Robert:Mats 谈到了这些游戏角色,他告诉我们关于 Rumour 的事等等,但我们并没有多想太多。她,Lisette,会寄礼物送 Mats,甚至是生日的时候也送。我们认为很感人,我们也会故意逗 Mats,他会脸红,真的是脸红。
因为那些礼物,所以我们认为 Lisette 真的是他的朋友。你懂得,这是真正友谊的确实证明。不过我们没有像他一样称呼他的朋友。我们都统一称他们为游戏角色(avatars)。我们对友谊的看法非常传统。


「星光」公会

在《魔兽世界》,Mats 也有自己的公会,名叫「星光」(Starlight)。根据 Robert 事后学习游戏世界的知识后向记者说明,要加入该公会需要内部人员的推荐,并且接受一两个月的试炼来证明自己才能加入。

该公会在《魔兽世界》欧洲伺服器已创立满 12 年,至今仍在活跃当中。Kai Simon,现年 40 岁,角色名称 Nomine,正是星光公会的会长。自 2014 年后每到 Mats 的逝日当天,他们都会召集伙伴举行追思会。
去年,Kai Simon 在追思会上提及 Ibelin Redmoore(也就是 Mats),向大家表明要记得 Ibelin 是个很会奔跑与游泳的伙伴。

Kai Simon:Ibelin 是一位跑者。对他而言,能够奔跑这件事意义重大,而能与其他人并肩而行(跑),一同分享这世界的体验,同样对他意义重大。


好友的愧疚

报导中,记者 Schaubert 写道,在 Mats 24 岁时曾在双亲外出旅行时,于自己的地下室内写下一篇日记,标题名为「我的出口」,他写到了自己在艾泽拉斯的生活。

在这我没有阻碍,我没有枷锁,我能成为任何我想成为的人。在这,我像一般人一样正常。

-截录自 Mats 博客日记

Lisette 记得自己在阅读这些文字时感到不知所措,并且感到愧疚且良心不安,因为她曾多次挑逗 Mats 的情感却毫不在意。

Lisette:然后我便想,“从现在开始,我是否必须对他做出不一样的行为?” 但后来我决定照以前的方式对待他。因为在他部落格中写道的,这就是他想要的。


他很幸运

在《魔兽世界》她叫 Chit,是一位来自英国的 65 岁老玩家,Anne Hamill,也是一位退休的心理学家。和 Lisette 与 Kai Simon 一样,她一样是星光公会的成员。Anne 表示星光公会经常对那些在现实世界遭遇挫折的人伸出援手,这一点相当令人欣赏。


因为我们看待彼此没有先入为主的观念,所以在星光公会很有安全感。即使是那些把自己视为局外人的人。

线上游戏是人们建立友谊的绝佳舞台。我们不会依照刻板印象来认识彼此。它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们了解自己是否喜欢某人 ,一般来说只有在揭示我们的年龄、性别、残疾或肤色时我们才能了解这种感觉。

我认为 Mats 很幸运能跟我们在同一个时间点相遇,技术上来说,在星光公会底下,他是一个重要的成员。如果他早 15 年前出生,他可能找不到这样的社群。
-Anne


他很重要

就在 Mats 过世的半年前,他有十天没有登入《魔兽世界》,这对 Anne 而言印象深刻,因为她说 Mats 永远都在线上,当你需要找人玩耍或聊天时,他都会在。最后 Mats 终于再次登入后向朋友坦承自己因为住院的关係,让 Anne 决心把心里话说出来。

Anne :Mats,如果发生某些事情,你必须让某人能够与我们联系。就算你自己无法给我们留言,这样我们就可以知道状况。

Anne:你对我们很重要。

就在 Anne 说完这句话后,Mats 向 Anne 坦承了一切。

Mats:你会这么说是因为你已经知道我是坐轮椅的人。

Anne 进一步向 Mats 解释她一点也不知情,还说:「你对公会很重要。你是一个很棒的倾听者。在星光你一直是能帮助他人提升自己的人。」


存在的证明

2014 年 11 月的某一天,Mats 在医院病逝了,他的父母甚至来不及见他最后一面。

Robert 回到家中,接受邻居与亲人的探访,他们都哭了。随后,Robert 才开始思考要向谁通知 Mats 过世的消息。他想到了自己儿子在游戏世界的那群「角色」。

Robert:在 Mats 走之前,我从来没想过我会需要他的密码。

所幸,Robert 想起 Mats 有在写博客,还曾给过自己密码,才慢慢回想并取得 Mats 的密码。

Robert:如果你不认识孩子们在线上认识的朋友,你也无法理解这些人在你的孩子心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Robert:和你的孩子沟通,让孩子告诉你如何跟他的线上好友的联系方式,这麽一来才能在事情万一发生之时通知他们。不然,他的朋友可能会永远四处寻找,永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Robert 一边流泪,一边在博客写下了 Mats 过世的讯息,然后发布文章。他没有预期谁会回应,但很快的,他便收到来自星光公会的成员许多回覆。

他超越了他的身体界限,并丰富了全世界人的生命。

Mats 的过世让我非常难受。我无法形容我有多想念他。

我从不认为星光公会能有一个人成为核心的存在,但如果有的话,那肯定是他。

随着 Robert 一边读每一封寄来的 E-mail,他终于明白自己的儿子在这十年来活过的证明,他在艾泽拉斯的伙伴们永远留下了属于自己的精采人生。

「一整个社群,一小群的人们突然成形了。」Robert 说道:「它的规模是我们压根不知道的存在。随着越来越多的电子邮件寄来,他们证明了 Mats 存在的意义。」


最后的告别

当星光公会得知 Mats 的消息后,在会长 Kai Simon 的号召下,公会成员发起集资,让那些没有旅费的人能够飞往挪威参加 Mats 的葬礼。从荷兰飞来的 Lisette,从英国前来的 Anne,从芬兰赶来的 Janina,以及从丹麦飞来的 Rikke,都来送自己的好友最后一程。

虽然我们聚集在此,不过在荷兰有一间教室里正为 Mats 点燃蜡烛,在爱尔兰的呼叫中心也有一根点燃的蜡烛,在瑞典的一间图书馆也有一盏烛台,有人在芬兰一间漂亮的客厅里纪念着他,在丹麦市政办公室,以及在英国的许多地方。整个欧洲,缅怀 Mats 的人都比这所有的人还要多。

我在一个世界里与 Mats 相遇,在这个世界里不会区分你是谁,不会管你拥有什么样的身体,或者你在键盘后面的现实是如何。

在那里,重要的是你选择的成为什么样的人,以及你如何对待他人。真正重要的是这里(指着头部),还有这里(指着心)。

-星光公会会长 Kai Simon 致词

Robert 最终明白,自己的儿子最后人生的十年,在一个他不知道的世界,一个名叫艾泽拉斯的大陆上,留下一段精采的冒险与记忆。常言道,「被遗忘,才是真正的死亡。」在 Mats 的故事,我们看见了他对生命的渴望,而他依然活在星光公会成员们的心中。

在 Mats 的博客,有一篇文章关于他坐在椅子前看了大半辈子的电脑萤幕,他写道:

这不是萤幕,这是一个能够让你前往心之所向的通道。

由生至死,我们都是 Gamer。
他爸爸和儿子在魔兽中角色


网友评论:
看哭了(╥﹏╥) 不过为什么是住在地下室…指的是那种车库进去的一层?

挪威有山啊,有的房子是这边2层那边就算底楼的。。。
地下的意义也不一定是指在地底下吧。
那镇就在首都奥斯陆旁边也差不了。。。。
暴雪游戏总是挺暖
这社群好有味道。
我玩wow的时候太功利了,眼里只有装备。等我发现mmo的玩法核心不是装备的时候,已经不玩了。

—— 来自 Xiaomi Redmi Note 5, Android 8.1.0上的 v2.1.2
落泪,这是我们自闭肥肥打不出的操作

—— 來自 samsung SM-N9600, Android 9上的 Next-鵝版 v2.1.2
看到最后一张图还以为又把玩家做成npc了
多混混各种野团,就能接触到各色人等了。进度团的话自然就只有年轻大学生了

这没什么,你觉得魔兽玩的是朋友不是装备,问题是你朋友不全都这么认为。所以魔兽里面的友谊也挺难维护的。
虽然玩的时候很功利,为此失去了不少朋友,但也交到了很多朋友。这就是mmo的魅力吧,能够让足不出户的人变成社交达人
剑圣呀,轻松打败桐人的存在

艺术源于生活,真玩家的川原也不是乱写的

—— 来自 vivo V1813BT, Android 8.1.0上的 v2.0.4-play


如果回到十年前奥博莱恩还是不能让的s4惩戒骑提溜着奥博莱恩一人砍一队实在太high了。这种感觉无法复制,我再也没体会到拿到奥博莱恩后那一个月在战场和奥门口当boss的快乐.

让个背叛者印记和龙脊还是可以的

—— 来自 Xiaomi Redmi Note 5, Android 8.1.0上的 v2.1.2
读到最后真的哭了,人生的意义就在于此——我存在过
看哭了,这和大刀剑剧情一模一样呀

  -
魔兽还是挺有人情味的,游戏里这样纪念玩家、员工的彩蛋少说几十个
求出处,想分享到朋友圈

  -
这些身体有严重缺陷的,网络和电子游戏也许是最好的麻醉剂吧
我们公会换过好几块牌子,但还是最早十几年前那些人。
在奇幻的世界里度过了精彩的人生,好像电影 大鱼 的剧情,最终也是一群陌生人来参加葬礼

  -
想起了之前看过的一个漫画,有个女孩玩网游时只加速度,成为了全服最快的人。因为现实里她是坐轮椅的。这真的是给了他们另一个世界
这是角色扮演服务器里的事

他们体验游戏是为了切实的扮演另一个人生
行为和发言都要符合角色的身份与思想

他们的游戏方式并不是去普通玩家追求的更强更强更强

这样的玩法一直都很赞
可惜国内没有足够的土壤凑足一个角色扮演服务器
Lisette 记得自己在阅读这些文字时感到不知所措,并且感到愧疚且良心不安,因为她曾多次挑逗 Mats 的情感却毫不在意。

Lisette:然后我便想,“从现在开始,我是否必须对他做出不一样的行为?” 但后来我决定照以前的方式对待他。因为在他部落格中写道的,这就是他想要的。
魔兽世界现在已经没有这种人情味了,都特么快成类moba竞技游戏了
应该开心的,可是好悲伤

  -

现在的大服,世界频道一开。。全广告。。

—— 来自 samsung SM-N9600, Android 9上的 v2.1.2

说道彩蛋,就想起来d3的某张地图的墓穴里会偶尔刷出个“开发者**”,里面所有的僵尸都是用开发者冠名的,还有精英怪,打了还掉装备
好文
好故事。
rp玩家得浪漫
反观国服金色平原

—— 来自 HUAWEI SHT-AL09, Android 9上的 v2.1.2
Enshu-falah-nah

—— 来自 HUAWEI VTR-AL00, Android 8.0.0上的 v2.1.2
眼里进沙子了

—— 来自 blackshark SKR-A0, Android 8.1.0上的 v2.1.2
国内有RPG服吗?中国人都很忙的,热钱快餐文化之下,这种感情投入太少=。=

我只在Dota里面见过这武器,原版这么强?

那服务器现在什么情况?
明明这么老套的故事为什么我还会看哭
看到2/3 眼泪一直在流…… 看哭了


被前夕天赋版本下的奥博莱恩惩戒骑砍过的人才最清楚这两加一块有多牛逼,一万血的低韧性角色三秒死。最牛逼的是惩戒骑魔武双休,神圣伤害无法通过法术抗性减免。所以除了堆韧性和血量,不然没法抗住这三秒爆发。还有变态的辩护天赋,被他擦一下就触发全属性减百分之二十的debuff(一万血的角色被擦一下就只有八千的血上限,还同比减少力量敏捷这些主属性),等于少两件装备在战斗

—— 来自 Xiaomi Redmi Note 5, Android 8.1.0上的 v2.1.2
致看哭的人:
因为我们都在这个游戏中挥洒过一段青春 经历过一段人生 虽然大多都和线下世界没有交集 但更加纯粹
01年传奇刚开始在网吧普及的时候,在外挂和作弊还没诞生前的那短短的半年?忘记了,反正时间不长。
那段时间是我玩游戏迄今为止经历过最美好的网吧时光。坐标浙江,3块钱一小时。家附近那个网吧可以说99%都是传奇,当时网吧有人打出狗书,旁边便会有好多人跑过来祝贺,拍拍你肩膀,喊一句兄弟真走运。那网吧当时有人3X级的爆了把据说很稀有的刀,差不多整网吧的人都过来围观了。氛围真好啊,没有小偷没有斗殴,除了2手烟基本是个很温馨的场所。
只是好景不长
角色扮演,现在能被称得上角色扮演的游戏,只有dnd或coc跑团及延伸游戏
为了RP去的金色平原,然而没预见一个RP玩家
游戏里的一个好友,二十出头,命不好,家里人都早早离开了。
之前在群里说过身体感觉不舒服,大家都蛮关心的,后来有两天没发言,托一个同地区的人找他,半天敲不开门,打电话叫他姑姑来,报警撬门,进去发现人没了好几天。。。
虽然还是晚了,但是有时候游戏好友也很靠谱,有烦心事或者不舒服的时候可以找他们说,认识了就是伙伴,千万别一个人扛。
反观我10年魔兽经历,不是算计DKP就是分G,7.0不玩了以后公会的人大概都失去联系了
唯装备论从tbc开始,韧性和日常的存在彻底毁了这个游戏

请问你该如何反抗造物主呢?
游戏给了他第二人生

虽热没有角色扮演服务器,不过国服也有很多这样温暖人心的故事

AB一出再无兄弟不是开玩笑的
国内不需要RPG服,有NGA就够了。

国服-金色平原

—— 来自 HUAWEI VTR-AL00, Android 8.0.0上的 v2.1.2
真实,不单机的时候,只要找公会打活动,肯定会交到一堆新的好友、

最后一句话写的很好,虽然A了,以后有机会还得上WOW看看



—— 来自 HUAWEI VTR-AL00, Android 8.0.0上的 v2.1.2
所以今年夏天一起来经典旧世吧。
贵族,花花公子,侦探

什么鬼?和我玩的不是一个WOW
国服线上有兄弟会之剑一出再无兄弟,线下有铜须门,也很感动嘛

有肯定是有的,金色平原服就是,不过我没有去过不知道实际氛围怎么样


一直都搞不懂网易or暴雪干嘛取消点卡,现在想上游戏体验下只能买月卡,简直官方劝退
看哭了

某只能说,在写网游的轻小说作家里面,川原算是对网游稍有涉猎的那一类

rp服务器

国内的氛围基本就是这样,没人和你玩RP
哭了,同样的wow,相似的经历,又让我想起那位战士t,同样的事,只有亲身经历过才知道生命的宝贵,缅怀上海西南某大学永远的小咪。
当年我在金色平原上还有几个rp号,费尽心思起好名字后一进服就傻了

法爷无所畏惧

新书出得那么慢肯定是他把时间都花在玩游戏了

—— 来自 vivo V1813BT, Android 8.1.0上的 v2.0.4-play


过世的时候在soo1.0车大酋长,现在复活又可以无缝衔接soo2.0再车一次大酋长,会不会时空混乱啊
看哭了
你看看国内能有几个正经把跑团玩出味道的?大多数人喜欢看人跑团却不擅长扮演跑团的角色,都是自我的剥离感太强无法消除造成的

我前夕玩的奥法,没少杀圣骑士。
国内开过RP服
但是玩的人很少

—— 来自 vivo NEX, Android 9上的 v2.1.2

rp服又不是全服rp,只是让rp玩家可以圈地自萌而已。

奥法打骑士那是职业克制,和影舞贼打奥法一样。骑士如果只是单挑奥法,穿一身奥抗也能把奥法按在地上打。

—— 来自 Xiaomi Redmi Note 5, Android 8.1.0上的 v2.1.2

想玩跑团都找不到人陪我跑

—— 来自 vivo V1813BT, Android 8.1.0上的 v2.0.4-play
我看了看我摘抄的上万字的文本  哈哈  我觉得我比绝大多数wow玩家更爱这个游戏  有不服的憋着
绝剑啊

—— 来自 OnePlus ONEPLUS A5000, Android 9上的 v2.1.2

毛会满地乱爬 大家都别付出是最安全的 算了 斗地主不要点卡钱.
国内TRPG玩的人少真不是因为人均住房面积太小、地图摆不开?
国内的RPG最后都会变成818,把原本美好的故事全部毁灭掉给你看……

  -
我觉得一方面是没有那种表演文化,另一方面是真的能有素质玩表演游戏的都在忙996

  -
C键的辉煌比不过O键的暗淡
我一个健全人,感觉存在证明也就只在游戏里有那么一丝
国内没有RP的土壤啊,大家都是那种[你只需要告诉我在哪里,杀几只就可以了]的玩家
……想到了之前那篇电竞和残运会相结合后发展规划里面举的例子,就是类似这篇报道中主角的经历
看哭了

  -
国内也有个类似的
不过是儿子找老爸在wow中的战友
我的一位大学同学也是肌无力患者,我们几个同学也是从国服开服就玩。我是法师,他是圣骑,还有一位盗贼朋友。我们三个人玩得最多,一起练级下副本,我还记得我们一起打剃刀高地,打了很久才打过。一起打血色修道院,三个人打不过最后的男女。毕业之后就再也没见过面,只知道他给打金工作室打过工。
后来他去世了,很多年了。

  -
魔兽世界里的公会确实黏性相当强。。。
但也有句讲句,这个版本,乃至这个资料片都不好玩
金色那几个rp公会只会互相撕逼
魔兽世界以前是另一个世界,现在只是游戏而已

  -

跑团圈里面网团已经很普遍了,不过B站带起热潮以后涌入的新云玩家也太多了,老圈子不可能带得过来的

而且核心圈子对P也不懂的新人大量涌入这种事情其实一贯都不是很欢迎的,可以参考10+年前d&d网文带起的那波d&d热潮,至今知名精神病人疗养论坛LK还有不少活跃的d&d PTSD

标签: 他在   发布日期: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