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网事杂谈 >

烂小说 《dota英雄的退休生活》31楼更新 血魔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页
查看原图
更新:07-27     编辑:     来源:    


  • update:
                  31楼 血魔
                  27楼 冰女


    这是一组为DOTA英雄杜撰的退休传记,最初的灵感来自博尔赫斯的《恶棍列传》。文中叙事可能与你的印象不符。

    裂魂人:君问穷通理,晚年惟好快
    从dota剧组退休后,裂魂人并没有患上心理医生所说的“战后心理综合症”,他只是不太习惯眼前永远静止的这些家具陈设和规划整齐的小区楼房。医生曾建议他养宠物,比如热带鱼什么的。从此他便将其归类成骗子,再也没有踏足诊所半步。他还是更习惯别人叫他白牛,而不是裂魂人这样拗口的名字。
    机缘巧合之下,白牛碰到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在后来的著作中他多次提到,这是“命运的安排”):为家具公司开长途汽车,在鲜橙市和通利福利亚之间运送原木,来去一共十三个半小时。
    做长途司机的第九年,白牛突然连续发表了数篇哲学论文,在圈内引起轩然大波,有人甚至认为此举媲美爱因斯坦在1905年所做的那些事情:让哲学渗入普通人的生活。这当然是鬼扯,但媒体和商业代言随之而来,为此他得以一次性还清了房贷。
    比起在大学里当客座教授,白牛还是更享受开长途车的时光。车窗两边的景物永远在迅速奔跑,柏油马路上印刷的黄白线也有规律的由远及近。在幽静的驾驶室内,手机永远播放世界著名大学公开课的录音,白牛用九年时间几乎听完了网络上所有的文史哲课程。“其实没有你想像中的多。”他屡次这样提醒记者。
    下雨天就更好了,高速公路上的车本来就少,雨点虽然被雨刷迅速抹去,但车内外的温差会让玻璃内壁黏上一层薄雾,这反倒让白牛更为真切的体验窗外世界,用另一种角度观看时间流淌。
    与眼下网络流行的 “慢生活”相比,白牛则提倡快生活。“觉得生活乏味是你太慢了,要加快步伐,走在生活的前头。”助理将这句话放在了白牛公众号的签名栏。在每周一篇的更新文章中,白牛反复提及这样的观点:人类从未进化掉尾巴——记忆。我们活在记忆中,并被其拖累。而现世是飞速迭代的,科技正在提醒我们这一点。孩子比成人活得轻松也正因为他们的尾巴还很细小。成年人需要壁虎的勇气,切除比身体更臃肿的记忆,才能获得平静幸福的生活。
    一些患有“中年危机”的订阅者宣称,看后简直醍醐灌顶,并迅速摆脱了所谓退隐之心,用全新心态投身当代生活。另一些提倡“慢下来关注心灵、环境以及传统”的公众号和大V们在与白牛的屡次交锋之后,也都打落牙齿和血吞,投敌并开始宣传快生活理念,意图留住剩下为数不多的读者。
    在被记者问到如何看待“大学教授与段子手在公众号上同场竞技”的时候,白牛这样回复道:我不认为这是竞技,我们并不是对手,教授也好,段子手也好,长途车司机也好,说到底都是称谓,抛开这些,我们都是一条条鲜活的大马哈鱼,在归途中躲避狗熊的追捕,逆流而上,以期到达故园的河湾。世界从来不是二元对立的,它应是一个和谐的整体。
    白牛晚年还曾向他的研究生透露,他最快乐的时光并不是发生在开长途汽车的途中,而是那些接受记者采访的间隙。他有着其他DOTA剧组退休人员艳羡的晚年生活:富有且众人皆知。当然他心里也十分清楚,当年的那些战友在背后提起他毫无例外的都用英文缩写,不过这根本不值一提。


    网友评论:



    地精修补匠:馋与机械维修技术
    和其他人不同,Dota剧组解散后,地精修补匠(以下称TK)并没有立刻退休,而是做回老本行继续留在公司供职。原本他就是公司唯一的修理工,负责修理公司的水电管道电脑空调桌椅甚至窗帘……以至于只要什么东西坏了,同事们的第一反应就是:TK大概能修好。
    有一次公司组织出游,大巴车在荒郊野外抛锚。尽管TK一再表示自己没修过车,但仍然被同事们怂恿着爬进车底,结果不负众望,大巴仅在十五分钟后就重新发动。后来司机给了他一张名片,请TK去他的4S店试试,仅试用期的薪水就是他目前的两倍。不过他并没有动心,也没有跟任何人谈起此事。
    网络直播开始兴起的时候,他通过为公司调试直播设备积攒了一些经验,总结出一套价廉物美的直播软硬件解决方案,并通过淘宝小赚了一笔,公司得知此事以赚外快为由私下开除了他。
    于是他成了支付宝上首批“到位”服务的用户,将维修业务范围扩至全城。自行车已经满足不了他的需求了,为此,他还特意花九千块钱买了一辆三手的五菱之光。经他手修理过的各类家用电器不计其数,小区的大爷大妈们对这个老实寡言的中年人青睐有加,他的手机号码被写在无数家庭的台历上。
    找他修手机的人越来越多,他甚至有些厌烦。他不太喜欢眼下的这些智能机,结构大多千篇一律,部件坏了根本没有修的可能,只有换新。他也不太愿意修车载电脑和电路,拆开就是一团乱麻,毫无美感。他认为功能越多的东西越容易坏,瑞士军刀的实用性接近于零。如今他的家里堆满了乱七八糟的废旧零件,简直是垃圾场。午夜梦回翻身的时候,他也曾想,要是年轻时娶个媳妇养个孩子就好了,起码他这修理铺有人继承。不过每次到这里,他又觉得自己有些不可理喻,于是晃乱思绪,沉沉睡去。
    TK从小就对玩具的内部构造充满好奇,大人给买的小手[和谐]枪小火车,到他手里不到五分钟就被拆的七零八落。他的文具盒里总装着两个螺丝刀,一个十字,一个平头。他知道自己这种老想打开机器内部一窥究竟的心瘾是馋,是一种心理疾病。但好在这种病并没有给任何人带来不适。每个早晨起床,意识蓬松毫无防备的时候,他的心里还会嘀咕,要是有个儿子就好了。
    TK被人们叫了这么多年,直到他死去的时候大家才发现身份证上的名字是鲍西。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205国道上满载原木的后八轮卡车轻松超车, TK发现卡车上钢丝绳扣的机械卡口坏了一个,几乎是下意识的一脚油门,赶上去并按喇叭示意前车司机。就在这个当口,直径接近一米的原木接连滚落,正好砸在意图反超的那辆破旧的五菱之光头上。
    而车祸带来的堵车在半个小时之后就得到了解决。

    白牛不是精神分裂吗

    来了来了



    前排占座!
    TK大概能修好


    就记得简称了

    好玩

    火钳刘明 又到了广大er发挥创造力的时候了

    —— 来自 smartisan OD103, Android 7.1.1上的

    爱死这个严肃文学论坛了

    666,来电女英雄

    —— 来自 samsung SM-G9350, Android 7.0上的

    电魂去发电厂,沉默术士去幼儿园看小孩


    沉默术士看小孩


    slience

    额,DOTA1时代就有这种类似的文章了,还是CBI上看到的

    电脑商情报啊,哎。。

    不是去玩大唐无双吗

    裂魂人
    这样的名字
    怎么就不退休之后送精神病医院?

    蓝胖就算不多重,男人也应该勇敢中单

    —— 来自 HUAWEI KNT-UL10, Android 6.0上的


    那是什么梗


    那位先生的故事都不知道吗

    不过电竞圈和角色关系倒是没那么大   毕竟那位先生也没把名字印到英雄上

    那位先生冠名影魔了啊,不然大招怎么是魂之挽鸽


    尝试过,但肥宅没有接触过异性,生活素材太少了


    我TM又卜是傻逼,怎么会知道这种事情

    虚空假面现在在伴富婆,也是朋友当中唯一一位靠脸挣钱的

    占星家宣布本月是文学月,文豪产量提高

    本月接连好几篇文章了

    帖子后劲乏力 看来下半月文豪都休息了

    —— 来自 smartisan OD103, Android 7.1.1上的



    冰女:一个陌生备胎的来信
    刚坐到临街咖啡馆的沙发里,冰女的手机屏幕就亮了起来,是一封私人邮件。旁边巨大的落地玻璃墙让室外白光果露进来,手机屏根本看不清,她调整了一下坐姿,身体正好挡住了反光。男朋友站在等咖啡的队伍中,远远看着她。掌控距离是早就熟烂于胸的技能,她总是以最美的角度呈现在你面前,并让你沉浸在一种甚为得意的情绪里。她仅花了两分钟就读完了下面的信,抬头给端来咖啡的男朋友一个精致的微笑,不动声色按下【彻底删除】:
    忘了具体时间,总之有好几个月吧。我们在QQ上说了那么多话,唯独不敢跟你表白。不像我一直以来不要脸的作风。午夜梦回,翻身的瞬间,我真的觉得你就是那个能相伴一生的人。我不知道为什么总喜欢把你惹生气,像个对恶作剧上瘾的小孩,明知老虎屁股摸不得还非要上去摸一把。在你面前,一切都情不自禁。你说我不够温柔,你说你又太凉薄。其实我都知道。塞林格说,爱是想要触碰又收回手。我不是害羞,我是怕,怕辜负你,怕只是把你当作了救命稻草。我总是跟你说我的EX们,其实,是我不敢告诉你,你太美好。我总是说些言不由衷的话,专挑你的小毛病,打击你,其实,是我自惭形秽。我还跟你说了好多秘密,其实是想有一天这层薄薄的窗户纸它自己能破一个洞,我从这洞里能看到你偷偷瞄过来的眼。我学会做曲奇饼之后第一个想邮寄给你,我面对包装好的纸盒子,发了半小时的呆,最后选择不了了之,还是因为心里太怕。到后来我甚至害怕你发现我心底的这点小秘密。你一定觉得我是个脸皮厚情商低的自大狂,其实那都是在你面前情不自禁的表演。因为有时候我觉得,我比你还要温柔。而真正的感情又是复杂而隐秘的。最终我们不再说话。客观上说,是我自己在作。但主观上,我只是不想用以前对付EX们的手段来哄你,逗你开心。还记得我给你讲的第一个笑话么?我讲完你开心的笑了,之后我心里在洋洋自得。但后来我决定不要这样对你。我不想再用这种方式来讨好你。然后每次面对你的时候,我都是矛盾和别扭的。你总是说,再说一个笑话,我说了好多个,却再也没有第一个那样精彩。最终我们不再说话。我安慰自己说,你并不是那个人,我们不合适。可是在睡梦中,我仍然会想起你。我知道,我们在一个频道上,或者说,你就是世界上离我最近的人,或者说,是我最想接近的人。我从你身上看到自己,看到自己平庸不得志的未来,看到自己叶公好龙的性格。我总是把你幻想的太过美好而导致自己持续的自卑。将来你会怎样?会保持目前的生活一直守候下去么?我不够聪明不足以想这些问题。我曾跟你说,我希望的生活是形而下的,是一饭一蔬。是实话,只是我没胆量告诉你接下来的这一句。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自从被灵蹄部落放逐以后,裂魂人带着羞愧藏身于灵界。在哪里,他以吞食游魂为生,就这样浑浑噩噩、孤独而又凄惨地游荡了好几个世纪。在被巫妖王发现并招至帐下以后,裂魂人不可思议的速度和幽魂般的力量得以在尘世释放。他的灯笼能向对手投射冥界的力量,将他们向后推送。藉着瞬间靠近对手的能力,裂魂人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不容小看的对手

    66666666666666

    额,的方差太可怕,文豪一个赛一个

    血魔:如何评价这个肥宅
    裁信刀熟练的滑入纸箱的缝隙,割开透明胶布。血魔打开邮政包裹,从中取出一枚纯紫铜雪平锅。“哎唷,还是从德国寄来的。”血魔转头对着电脑屏幕上的摄像头说道,“赶快承认,到底是谁送的。”比机枪子弹还要密集的弹幕迅速刷过播放窗口,今天的直播刚开始没多久人气就爆满。

    这种情况经常发生,身为主播血魔也早就不以为意,继续按照他的既定计划进行。他拿起手机在网上搜了一下锅的价格,三千五百多块。“简直就是抢。”血魔对价格做出评论。

    观众们也不知道为啥爱看血魔的直播,这个毫无亮点的肥宅,喜欢穿迷彩短裤和无袖T恤,露出汽油桶一般的小腿,汽油桶一般的胳膊,两肩之间连脖子都没有,直接架着汽油桶一般的脑袋。典型的麻将脸,剃一平头。他甚至都不会讲段子。

    不过,血魔当选平台最优质主播好像并没有多少人感到意外。匿名给他邮寄东西的人越来越多,为此他专门腾出一个房间来放包裹。血魔的直播内容很简单:拆开这些包裹,进行试用和试吃,并在直播里给出自己的评价。观众对他莫名的信任是其他主播无法复制的,独树一帜才得以持续。

    用雪平锅当场煮了一包也是由粉丝快递来的意式墨鱼面,血魔开始了一天中的首次进食,之后他又品尝了一种叫“牛撒撇”的食物,那是人们给黄牛喂吃五加叶和香辣蓼草,等到这些特别的药草与胃液充分融合还没有完全消化的时候,就立即屠宰。当然,从胃部取出的这些令人作呕的东西还只是原料,后续的制作程序又极其复杂。血魔吃完之后表示最好用现代工艺进行量产,就像泡面那样。

    第四个包裹拆开是一只硕大的金枪鱼眼睛,看上去有些恐怖,有观众在弹幕里打出了伊藤润二的日文,包裹里还附赠了一小袋名叫莫多啦的配料,生吃这种食物在日本也算平常。

    吃完这些,血魔特意挑了个小号的包裹,拆开一看,是枸橼酸西地那非片,俗称伟哥。不过血魔不打算吃,他可不想长度、周长和硬度立马达到理论最大值。直播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异常火爆,就连平时最贴心的粉丝也开始怼他,诬蔑他是个处男。

    血魔当场掏出他的钱包,并向摄像头展示了钱包里存放的套套。眼尖的网友提示,套套早在三年前就过期了。

    是的,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三年,但至今只要一闭眼,血魔还是会看见那一幕:那天清早天微微亮,他和朋友从小区棋牌室的通宵麻将桌上下来,裹着厚厚的羽绒服,意识涣散的低头挪向小区门口的早点摊,准备每天的既定手续:喝豆汁。血魔刚想要对朋友说什么,抬眼张嘴的一瞬间,朋友站立的那个位置就被一个从天而降的冰箱所替代。他的脚边是朋友被砸出的内脏,上面还有一颗眼球,非常完整,以四十五度角仰视着他。那段时间内,冰箱碎裂的声音,人们的呼喊声,汽车的鸣笛声……血魔统统没有听到,好像进入了音破状态。

    惊魂未定持续了整整一天。

    回到家的血魔迅速敲击键盘,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被高空坠物砸死的概率”,得到的统计数据是每年每10万人中约有23人,另一个数据是每天约有685名。均没有给出处。

    只是从那之后血魔再也没有迈出家门一步。

    的老光棍,比肥宅还要恶心。

    不要太监,声嘶力竭地吼道

    ----发送自 App for Android.

相关推荐

精彩图集

一品图片网部分图片资源收集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邮件地址:
© 2021 一品图片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50288886号 | sitemap | 图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