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如何培养一个天才?跳级

如何培养一个天才从对超级聪明儿童的45年研究中得到的启示

图片来源:Vasava

1968年的一个夏日,Julian Stanley教授遇到一个聪明却很无趣的12岁男孩。他的名字叫Joseph Bates。这名来自美国巴尔的摩的学生在数学方面是如此的遥遥领先于同班同学,以至于他的父母安排其参加了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计算机科学课程。此时,Stanley恰好在该校任教。即便这样,也还远远不够。这个孩子仍然超越了课堂上的成年人,并且通过为研究生教授“公式翻译”编程语言而让自己保持着忙碌。

由于不确定该怎么处理Bates这种情况,他的计算机教师将其介绍给因在心理测量学方面的工作而享有盛誉的研究人员——Stanley。为了发现这个小神童的更多天赋,Stanley让Bates接受了一系列测试,其中包括通常由准备升入大学的16~18岁美国学生参加的学业能力倾向测验(SAT)大学招生考试。

Bates的得分远超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录取门槛,并且促使Stanley在当地寻找一所能让这个孩子参加高等数学和科学课程的高中。当这一计划失败时,Stanley说服了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一名系主任,让当时年仅13岁的Bates作为本科生进入该校就读。

Stanley亲切地将Bates称为其“数学早慧少年研究”(SMPY)的“起点学生”,而SMPY将改变天才儿童被辨认出来并得到美国教育系统支持的方式。作为对天才儿童开展的持续时间最长的现有纵向调查,SMPY在45年的时间里追踪了约5000人的职业和成就,其中很多人成为优秀的科学家。同时,该研究日益增加的数据集产生了400余篇文章以及若干本书,并且为如何发现并开发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以及其他领域的天才提供了关键见解。

研究起步

心理学领域最著名的纵向调查之一——Lewis Terman的“天才遗传研究”激起了Stanley对开发科学天才的兴趣。从1921年开始,Terman基于高智商(IQ)得分选择了一批青少年受试者,然后追踪并为他们的事业提供鼓励。不过,令Terman懊恼的是,他的队列仅产生了为数不多的德高望重的科学家。当时因129的IQ得分过低而未过关的,包括晶体管的共同发明者、诺贝尔奖获得者William Shockley。另一位诺奖得主、物理学家Luis Alvarez也同样被拒。

Stanley怀疑,如果Terman拥有一种专门测试定量推理能力的可靠方法,就不会错过Shockley和Alvarez。为此,他决定尝试学术能力测验(现在被简化成SAT)。尽管该测试针对的是年龄较大的学生,但Stanley假定它将会非常适合衡量优秀的较低年级学生的分析推理能力。

1972年3月,Stanley召集了450名来自巴尔的摩地区、年龄在12~14岁的聪慧儿童,并且让他们参加了SAT中数学部分的测验。这是首次标准化、正规的“天才挖掘”。

“第一个大的惊喜在于有多少青少年能解决课程作业中未遇到过的数学问题。”当时在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发展心理学家Daniel Keating介绍说,“第二个惊喜在于有多少孩子的得分能超过很多精英大学的录取门槛。”

Stanley并未想到SMPY会成为一项持续几十年的纵向研究。不过,在5年后的第一次跟踪调查中,Stanley的“门徒”、目前是田纳西州范德堡大学教育和人类发展系系主任的Camilla Benbow提议将此项研究扩展至追踪受试者的一生、增加队列,并且将对兴趣、偏好以及职业和其他人生成就的评估包括进来。该研究最初的4个队列包括SAT得分排在前0.01%~3%的青少年人群。1992年,SMPY团队添加了由一流的数学和科学专业研究生构成的第5个队列,以测试天才挖掘模式在辨别科学潜能方面的普遍适用性。

空间技能

随着数据涌入,一个事实很快显现出来:将“一刀切”的方法同时用于天才教育和普通教育是不恰当的。

“SMPY首次为教育领域从对基本智力的关注转向对特定认知能力、兴趣和其他因素的评估提供了大样本基础。”华盛顿美国心理学会天才教育政策中心负责人Rena Subotnik表示。

1976年,Stanley开始测试其第二队列(一个由563名SAT得分排在前0.5%的13岁儿童构成的样本)的空间技能,即理解并记住物体之间空间关系的能力。对空间技能的测试可能包括将从不同视角看到的物体进行配对、判断一个物体通过某种方式被切开时将产生何种横截面,或者估测不同形状的倾斜瓶子的水平面。Stanley想知道,和仅依靠定量以及文字推理的衡量相比,空间能力能否更好地预测教育和职业结果。

在受试者到了18岁、23岁、33岁和48岁时进行的跟踪调查支持了他的预感。一项2013年的分析发现,人们产生的专利和经过同行评议的出版物数量同其在SAT和空间能力测试中的早期得分之间存在关联。SAT测试合起来造成了约11%的偏差,而空间能力额外造成了7.6%的偏差。

这些同其他最新研究相吻合的结果表明,空间能力在创造力和技术创新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我认为,它可能是人类潜能中已知但尚未被开发的最大源泉。”Benbow的丈夫、心理学家David Lubinski表示,在数学或文字能力方面仅仅勉强引人瞩目但在空间能力方面表现突出的学生,通常会成为卓越的工程师、建筑师和外科医生。“不过,在我知道的招生主管中,还没有人看重空间能力。而且,它通常在学校进行的学生评估中被忽视。”

跳级之争

SMPY数据支持这样一种观点,即通过让学习能力强的人跳级加快他们的进步。对跳过一级的儿童和同样聪明但未跳级的对照组进行的比较显示,前者获得博士学位或专利的可能性比后者高出60%,同时在STEM领域获得博士学位的可能性是后者的两倍多。跳级在SMPY万里挑一的精英人群中非常普遍。这些人的知识多样性和突飞猛进的学习进步,使其成为最富有挑战性的教育对象。不过,Lubinski表示,推动这些学生进步几乎没有成本,并且在某些情形下可能会为学校省下经费。“这些孩子通常并不需要任何有创新性或者新奇的东西。”他说,“他们只需要尽早获取年龄较大的孩子已经接触到的内容。”

很多教育家和父母持续认为,跳级对儿童是不利的,理由是这会在社交方面伤害他们,让他们过早结束孩童时代,或者产生知识缺口。不过,教育研究人员普遍赞同跳级能让大多数天才儿童受益,无论是在社交、情绪方面,还是在学术以及专业方面。

跳级并非唯一的选择。SMPY研究人员表示,即便是轻微的干预,比如让天才儿童接触诸如大学水平的先修课程等有挑战性的材料,也会产生显而易见的影响。在能力突出的学生中,那些在进入大学前获得更多STEM方面教育机会的人和同样聪明但没有这些机会的同龄人相比,前者通常会发表更多学术性文章,获得更多专利,并且追求更高层次的职业。

尽管SMPY提供了很多关键见解,但研究人员对于天才和成就的了解仍不完整。“我们并不知道,即便是在天才儿童中,为何也会有人成就突出而其他人表现一般。”在俄亥俄州凯斯西储大学研究认知能力的心理学家Douglas Detterman表示,“智力并不能解释人们之间的所有差异。动机、个性因素、努力程度和其他方面也很重要。”(宗华)

更多阅读

《自然》相关报道(英文)


网友评论:

所以按照学力将学生分成不同水平接受不同层次教育理论上来讲应该是最有利于社会全体的模式
但是大家都不想承认自己小孩就是比隔壁老王家小孩蠢一些

真是矛盾


哈哈哈哈哈

精辟



从我上大学的经验来看,学习的最好方式就是给一个人大量的、接受不了的高难度内容逼他学

不过对小孩子这么干可能太早了点

跳级太多遇到纳博科夫怎么办

正常,完成博士+博士后经历,具有独立研究能力的就分几个档次了

35岁的算一般人,国外也就镀金,回国三流学校都悬
30岁的算凑合,米国混不下去可以回国去三流学校
28岁的算可以,一般能挤进好的211,或者米帝继续熬年头等教职
26岁的一般能在米帝拿到教职,回国就是985起步
25以下的算天才了

人类的脑袋本来就是在发育期 尤其是少年期最高转速  这个时候学习更多东西当然是最有利的


正如我少年期天天窝在街机厅打格斗  现在还是能在各种2d 3d游戏以极短时间吊打大部分普通人


科研狗水深火热阿


不对,这是教育资源不够的情况下的妥协而已.

水平差的人,也应该接受高水平的教育.

教育资源假设无限,那么所有人都是应该在高于自己水平的班级上课.当然不要高到这个人完全搞不懂放弃了就行.

你承认自己孩子笨,但是你有能力让他接受更高水平的教育,那么还是应该选择更高水平的教育.


所以需要按照学力分层才能实现你后面的一系列blabla措施
但是现实是觉得高考不科学不公平应该取消的都大有人在,你搞个按照接受能力分层怕是要被打成民族罪人

传说中的科研童工化?


童工不好么?


那么想张益唐这种58岁才证明自己独立研究能力的算啥呢?


@eno_emos
主要是实际上成功人士的标准非常含糊,你不能通过若干个测试就能判断多少东西出来,你的逻辑是按能力分配,但实际上能力这东西就没办法判断,只能按成绩判断,智商从来不是让人成功的要素,而是成功的一个条件

----发送自 HUAWEI GEM-703L,Android 6.0


@eno_emos
实现共产主义之后大概就能这么干了

----发送自 HUAWEI EVA-AL10,Android 6.0



这种“天才”,通常称为“劳力者”,圈里代号“抹布”,就是像豢养的畜牲一般进行人工选择,以完成奴隶主安排的工作为培养目标。

按照多元智能理论,人类有至少八个方向的智力可以发展:

1.语文(Verbal/Linguistic)
2.逻辑数学(Logical/Mathematical)
3.空间(Visual/Spatial)
4.肢体动觉(Bodily/Kinesthetic)
5.音乐(Musical/Rhythmic)
6.人际(Inter-personal/Social)
7.内省 (Intra-personal/Introspective)
8.自然观察(Naturalist,加德纳在1999年补充)
另外,有其他学者从内省智能分拆出“灵性智能”(spiritual intelligence)。

就是说,“天才”只是单项选手,争夺单项冠军,不是全能选手,只能当“劳力者”(或曰“抹布”),被专攻“劳心”伎俩的其它“天才”选手“治”,而负责“治”那些“劳心者”的,就是后清国官方话语体系当中的“主子”。

或问了,那么怎么培养“天才少年”呢?很简单,“君子不器”,用“圣卡尔”的话说就是,“一切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


我倾向于认为,不可能出现一个超过半数人满意的人才评选制度
要么是少数控制多数,要么集体gg

天才自己就会学,用成绩给自己争取到更多教育资源,干嘛还得专门培养


天才大部分都争取不到什么资源,因为普通人意识不到他们是天才

只有我觉得是因为美国的sat太简单吗
排除英语影响,国内的初中生考过sat也不难吧


我并不是指民主意义上的同意
而是指实际上行之有效的筛选制度
操作起来不可能的
共产主义说起啦简单
但是做起来没办法操作的吧,因为成本上压根划不来……


跳级就是给更充足的资源   自由而全面


天才班比跳级更全面

真正的全面是过时的    我们有社会和网络作为自己延伸  不需要全面    发展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就行了

支持跳级,不支持天才班。小孩比你相像的要聪明


小孩都是白纸,谁能一眼看出笨与不笨的区别?

有些家长愿意给小孩提供更高水平的教育,然而学校(义务教育)一刀切把这部分小孩的学力给浪费了,非常同意4楼说的加大学习内容的说法。

这样到了高考即使有些学力跟不上的学生至少还有年龄优势,减少“一考定终生”的说法。


社会分化到比你聪明的老王不会住在你隔壁就行


社会分化到比你聪明的老王不会住在你隔壁就行



你还是在一刀切吖,用“跳级”比喻,就是将“年龄”视为衡量天分的唯一标准,和“智商”这种评分制一维空间没区别。而我已经贴过了,人类智力至少是八维空间。

那么你鼓吹的“天才班”是什么呢?通过八维空间当中的坐标管理学生么?若是这样,那和普通班分科目分级授课没区别。很多学校都已经按照不同科目安排各科教学班了,不存在“自然班”的班主任。

比方说一个年级一百人,只看英语,S级5人单独教学,A级25人一起上英语课,B级70人分成俩班B1B2上英语课;只看数学,分班原则一样,就是人员构成不一样。只看体育呢,美术呢,音乐呢,语文呢……每人特长不一样才需要因材施教,不是说英语S级就注定是天才了,应该速速拔苗助长送去美国。

而你的主张,就是单一标准,用数学成绩判断天才,只要单科突进,就把这批孩子捉走圈养到精英牧场里面培养为数学专精的劳力者抹布。在精英牧场里面,其它方面的特长会被忽视,不能干扰培训抹布的大业。

有些人20几岁就开始回味自己当年的辉煌了,当代生活节奏真是快啊


国内一般看科研水平,年龄只做为部分参考,一般不要太大就好。。从目前归国千青的年龄分布来看,25岁的以下的基本没有。。。

所以说上过大学之后总是在后悔这么简单的东西为什么不早几年学到...

沃日,看见屎蓝色头像就知道是范队。


你若是有闲,不如把我回复当中的干货抽出来找个马甲发布,我自己就懒得贴了,直接评论就是了。


美国中学不就是么,有“先修课程”吖,也没说只有加入“天才班”才能在组织的统一安排下批准“天才少年”们学习。


peaked in highschool

这是在你的孩子是神童的前提条件下,让他跳级早些学习对他会有好处
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跳个级就能变天才


嗯应该让你小学就背tca循环。

----发送自 App for Android.


有句话叫做“小时了了,大未必佳”,最常见拎出来当靶子打的例子就是“宁铂”,事迹请自行搜索,比如这段:“1998年,宁铂参加中国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栏目的拍摄,在电视上猛烈抨击神童教育。2003年,宁铂出家”。


宁铂可是“peaked in university”哟,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母校不堪回首月明中。


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就有铺天盖地的宣传炒作宁铂当年的辉煌了,上世纪生活节奏也是快吖。

当然主要目的是给“中科大精英牧场豢养神童产业链”打广告:说合肥,道合肥,合肥是个好地方,自从出了李鸿章,百年不到就变牧场。


不需要这么麻烦,压根用不着判断孩子素质,只要从幼儿园开始对孩子进行应试教育,然后“中科大天才班”就会找上门来了,继续四年应试教育,本科毕业就当活广告继续宣传“天才班”,然后出家可也……没有广告费哟。


这么说的话国内以前还有竞赛呢



竞赛不就是选拔“神童”么,正如煮饺子,熟了就飘起来,飘一批捞一批。

说穿了本楼的节奏已经被看透了,咱作为十余年来与灌水机斗争在火线的人类账号,就是要打乱它们的节奏,每一次回复都要让灌水机涌到嘴边的话又憋回嗓子眼里只能请示上级接下来该怎么灌。

具体说,本楼39层,就是“保留作图痕迹”,要把段子进化的过程存档。等半天之后喝多了回来了再修改成《合肥花鼓》:说巢阳,道巢阳,巢阳是个好地方,自从出了李鸿章,除了巢阳都闹灾荒……一黑黑一帮。

好几个梗呢,不说“猪doubleやつ”,也是“宰相合肥天下瘦,司农常富世间穷”,不是无的放矢哟,可以参考常态友坛龙空的讨论:http://lkong.cn/thread/1544853/5


想通了伐?既然现任司农是“韩常富”,那么全国都被“地租马克”收割了也不意外。


不跳级,22岁本科毕业,五年博士一年博后28、拖一下30,标准节奏啊。


张益唐博士自己做的工作并不差吧,只是被老板坑了+赶上苏联解体数学家外流没找到教职

标签: 跳级   发布日期: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