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还原苏军当年在东北的暴行[4p]




1、苏军在东北奸污我国妇女、抢劫百姓,造成东北民众恐慌
1945年雅尔塔会议后,斯大林决定出兵东北对日作战,试图恢复沙皇俄国在东北的势力范围。
1945年8月,苏军在三日内以极小的代价驱逐了关东军,占领了整个东北。此时,中国军队都远在南方,东北的日常治安由苏军来维系。起初,东北民众对苏军表示欢迎,可是从苏军进入东北开始,就有官兵开始放纵。他们不仅对战败的日本人进行抢掠施暴,而且骚扰中国百姓,特别是抢东西,强奸妇女两项,造成东北民众的恐慌。
抗日战争结束后,国共争夺东北,时任中共中央东北局委员伍修权被委派到东北执行任务,据他回忆,苏军在东北“有的纪律相当坏”:“苏联红军在东北国东北的部队,有的纪律相当坏,……在沈阳的大街上,时常见到酗酒的士兵。苏军卫戍司令部不得不用卡车巡查,将这些醉汉和破坏纪律者一一拉去坐禁闭室。”
苏军在沈阳的作为并非独例。分配在佳木斯的中共东北干部团第二大队副队长吕清回忆道: “苏军军纪不严,不得人心,最明显的事有两件:一是苏军的一些指战员,奸污妇女,在群众中影响很坏;二是把中国的一些大豆,船只、机器等东西往苏联运,群众很有意见,失去了民心。”(中共佳木斯市委党史工作委员会、佳木斯市志编审委员会办公室编、《佳木斯党史资料 第一辑》,1985年07月)



图注:国民政府关于苏军在东北施暴的漫画
2、中方向苏军交涉,苏联解释:不得已拿刑事犯补充兵力,军纪无法改善
东北民众原以为赶走了日本人,就可以安享太平,但想不到得到的是鸡犬不宁,于是纷纷向东北抗日联军和入城的八路军诉苦,第一批出关的八路军冀热辽部队进入沈阳后,听到这些情况向苏军政治部提出交涉,苏军政治部答复说:“已经采取了许多措施,惩罚违反军纪者。多的时候每天枪毙二十人以上”。同时解释说,士兵们对法西斯极为仇恨,到德国时就是这样干的,此外,“在与德军的激烈战斗中兵员大量死伤、造成兵员补充不足,战争后期将许多刑事犯补充到军队里。因此,军纪整顿不能充分进行,便枪毙部分品质恶劣者,勉强维持纪律。”(见伍修权、吕清回忆)时任中共旅大地委副书记的柳运光也有回忆:“关于苏军的纪律,我曾同在医院治病的苏军司令部领导讲过苏军士兵强奸妇女的事。我把统计的数字和材料拿给他看,他说,我相信这些不会假,可这事我一受理,一汇报,必然枪毙。都是些年轻人,仗打完了,是不是要枪毙?枪毙一个就少一个劳动力。”
苏军方面的解释显然无法让东北民众满意,吕清承认:“这样解释,不能服人,不能消除群众对苏军的坏印象”,也“弄得我们非常被动”,“我们不好向群众解释,不能自圆其说。”



图注:苏联士兵以战利品的名义大量拆卸东北工业设备

3、碍于抗议,苏军虽采取了一些措施,但并无意严惩奸淫抢盗的士兵
当然,苏军鉴于中方的抗议,也采取了一定的措施。譬如佳木斯苏军卫戍司令部在得到中共干部反应的情况后,处理了违纪的士兵,并责成几位卫戍副司令轮流值周,检查军风军纪,情况有所好转。再如时任大连市职工总会委员长的唐韵超回忆:“这时的苏军在大连闹得很不象样子,奸淫抢盗什么都干,苏军士兵都带着枪,走到哪里谁也不敢拦挡。工人受害后便到工会讲,我就到驻连苏军警备司令部去,找司令高字洛夫反映情况。我对他说,苏军这样不行,中苏友好,苏军这种行为是不友好的!我们工会的解释工作:不好做,你得想办法。他问这种事很多吗?我说要数目很难,我是听到反映的。以后苏军在作风纪律方面抓得紧了,大和旅馆(现在的大连宾馆)前就镇压了一个苏军士兵,埋在广场像前花园里。”
此外,苏军还曾秘密邀请中共来协助维持地方治安。据当时负责大连公安工作的中共人员回忆:
“当初,苏联军队纪律很坏,苏军政治部向斯大林反映,斯大林下命令,制裁了一些人,以后的纪律不错。他们整顿纪律时,还专门征求我们对每个司令官的意见。高字洛夫曾有命令,在各个区、县都设有一名司令官,帮助维持地方治安,支持公安局的工作。大连解放初期,甘井子、沙河口和西岗区苏军副司令官就是我们中国人,是东北抗联周保中那个国际旅的人,但是他们佩戴的是苏联军衔。如沙河口的董崇彬是中尉,甘井子的刘玉泉、西岗的季喜林是少尉。他们虽然是苏联军官,但是听我们指挥。这几个分局就是通过他们接管的。”(《解放战争初期的大连公安工作》,赵杰、黄华,《苏联红军在旅大》,王佩平,孙宝运主编,P89)但苏军方面既然无意全面地严惩奸淫抢盗的士兵,这种协助维持治安的效果,自然也很有限。
4、毛泽东说:当时苏联的军纪坏透了
苏军在东北的烧杀抢掠,长期因为各种原因而被有意掩埋,有些民众甚至因为讲述苏军恶行被打成右派。据姜万里在其《中苏团结旗号下的强迫失忆》一文披露, “讲苏联红军恶行的事”就是他的右派罪状之一。他进一步称,还有很多像他那样的蒙冤者:“一位姓栾,原是沈阳市政府车队的小车司机,鸣放期间他说了苏联红军暴行,被打成坏分子,投入劳动教养数年。”“一位Chen-shuxiang,沈阳市无线电机械厂技术员,当年21岁。鸣放初期他一直没发言,后来因为本单位一位同事讲了苏联红军抢劫和强奸妇女的事,批判者说他‘破坏社会主义国际团结’,主持人诡辩说那些犯下暴行的分子是十月革命俘虏过来的白匪兵。而Chen认为这是强词夺理,忍不住打抱不平,反驳主持人。”
但中苏分裂、时过境迁之后,一九六九年四月中共九大期间,毛泽东在谈到苏联出兵东北时,也曾犹有积愤地说当时苏联的军纪坏透了。



图注:中苏友好时期的宣传画

5、苏军敢于如此作恶,是钻了国共内战的空子
苏联能够霸占东北,攫取远东利益,并如此为非作歹,当然源于“自身硬”,但若没有国共内战的大时代背景,其作恶也断不至于如此肆无忌惮。诚如吕清所言:“当时形势对我们确实不利。我很赞成方强同志向省委传达报告时,对敌强我弱的形势分析。敌人强我们十倍,这不是夸大敌情,而是客观事实。我们对苏军应当一分为二。凡是他们能支持我们的,尽量支持。无论是公开的,还是暗中的,总是站在我们一边。他们占领了城市和交通要道,使我们争取了时间,这实质上是帮助了我们。……总的说来,苏军对我们还是有利的,主流是好的。”
而在蒋介石看来,中共的威胁远比苏联在东北夺取的权益更使他痛心疾首,所以在《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宣告正式签字的当天,即8月14日,他向毛泽东发出公开函,邀请毛来重庆共同商讨“国际国内各种重要问题”。虽然重庆方面对苏军在东北的恶性有相当多的宣传,但蒋介石并不希望因此与苏联发生直接冲突,如何努力维持苏联在国共内战中的“中立”地位,显然要更为重要。

结语

谈苏军之恶,并无意说东北民众在日本统治下比在苏联管治下更好,因为用一种恶来证明另一种恶的“正当”,将使我们堕落。不能因为苏军是以“解放者”的姿态进入东北,其恶行就可以视而不见。


网友评论:

自己实力不行,就是这么悲催了,被虎豹赶走豺狼后还不得不给虎豹歌功颂德。
当时苏联是考虑吞并东北的,如果当时不给苏联歌功颂德,那么斯大林会毫不犹豫地把中国东北给吞并。
某共当时能做的,就是拼命给苏联歌功颂德灌迷魂汤,拼命拖延苏联吞并东北的时间。
没办法,实力差距太大了,鬼子关东军的实力足以吊打国共两党,而苏联红军的实力又吊打关东军,如果某共当时跟苏联硬怼,会是什么下场?
但是,如果有人认为某共就这么没骨气,那么一定是无视了某共刚刚羽翼丰满,就跟苏联闹翻了,中苏交恶足足几十年,直到苏联快解体才恢复正常交往。
不要以为某共很亲苏联/俄罗斯,不要忘记中国最强的装甲集团军是放在东北防着毛子的。

毛子历史上就是极力扩张的,连日本都被干的服服帖帖的,目前就是没钱,要不然不会和某国这么友好的

在怎么好的部队都有垃圾士兵只有没有曝光出来,很多都给和谐了!

可恶的苏联,从中国得到的远比小日本多。

这就是老大哥做出来的事

二战军纪好的军队有几个。
中国东北,也有当时苏共高层默许的意思,毕竟当时中国很弱,弱国无外交。所以借着战利品的借口大肆在中国东北搜刮。
国民党那个图,在那种环境下抹黑苏军很正常。毕竟是对立的。
不可否认的,苏联在战后对中国的建设起了很大的作用。就像你的上司占你的便宜,拿你的钱,但是后来很重用你,提拔你。这个帐怎么算。

在德国入侵苏联之前 一些优秀的指挥官就被斯大林清洗的差不多了,而后期发布的苏联没有被俘的战士只有投降的叛徒对苏联的军队更是一大打击。以致苏联后期的士兵多数都是远东的罪犯,所以苏联军队的个人素质与军纪非常差。

这就有点敏感了吧,不过但凡有自主意识的,都知道毛子什么嘴脸。海参崴还在丫的占着呢,只是出于宣传罢了,现在的半岛不也是俄毛子搞出来的?毛子不给大胖装甲部队,当年大胖能10天就打到汉城?害的我们枉死那么多志愿军,毛子躲在后面看热闹。

毛子的素质从来就没好过
真是少见多怪了您

毛子是占领我们领土最多的,对于这样的邻居,应该多一些小心。

毛子  是 最坏的

历届总书记们和沙皇们的任务都会一个就是四处,抢掠和侵夺。

老毛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翻脸不是人

这个听说过,老毛子当时在东北做了不少坏事,有的老百姓提起日本兵还不是特别恨,可是一说起苏联来,立刻气愤起来

标签: 暴行   发布日期:0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