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网事杂谈 >

70后嫂子带着重病儿子改嫁80后小叔子[2P]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页
查看原图
更新:08-17     编辑:     来源:    
  • 70后嫂子带着重病儿子改嫁80后小叔子[2P]
      孙万龙背着罗红的孩子回家,一家人其乐融融。

    70后嫂子带着重病儿子改嫁80后小叔子[2P]
    ? ?? ? 罗红的儿子患肌无力,孙万龙每天都背着90多斤的他上下车。

      “70后”嫂子改嫁“80后”小叔子

      第21个“国际家庭日”村委会推送他们参加兴山县第二届“最美家庭”评选
    活动

      三峡晚报讯(记者邹前俊通讯员郑军张丽萍/ 文记者杜勇/ 图) 70 后的罗
    红在丈夫病逝后,独自抚养患有肌无力的儿子。丈夫的堂弟、80后小叔子孙万龙
    向她射出丘比特之箭,融化了她决定尘封的心,这是发生在兴山南阳镇阳泉村的
    真实故事,如今他们营造了一个温馨幸福的家庭。

      “70后”的她是典型的农村妇女,丈夫病逝后,独自抚养患有“肌无力”的
    儿子,还有年迈的公公婆婆需要照顾。忠贞的性格,似乎定格了她的人生轨迹—
    —下半辈子守寡终老。然而,丈夫的堂弟、“80后”小叔子孙万龙射出丘比特之
    箭,融化了她决定尘封的心。这是发生在兴山县南阳镇阳泉村的真实故事,如今
    他们营造了一个温馨幸福的家庭。

      5 月9 日,记者获悉,在第21个“国际家庭日”来临之际,当地村委会推送
    罗红、孙万龙家庭参与兴山县第二届“最美家庭”评选活动。

      特殊夫妻:妻子曾是丈夫“二嫂”

      这里是兴山县南阳镇阳泉村,青山环绕,满目翠绿。

      9 日中午,一家办婚宴的庭院里格外热闹,清脆的鞭炮声在大山里回荡。罗
    红的身影穿梭在人群中,她在为邻居的婚宴忙碌着。

      1975年10月出生的罗红,已步入不惑之年,她身材消瘦,典型的农村妇女装
    扮,让她显得要比实际年纪大一些。忙完婚宴,罗红与现任丈夫孙万龙,接受了
    记者采访。孙万龙魁梧结实,皮肤黝黑,比罗红要高半个头,娃娃脸上总是挂着
    笑容,出生于1985年元月的他,阳光率真又不失稳重。看上去,他们在一起恩爱
    有加。

      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这对夫妻,妻子比丈夫要年长9 岁多,更为
    特殊的是,妻子曾是丈夫的“二嫂”。

      罗红开始一直埋着头,不愿多提这段特殊的婚姻。孙万龙倒不介意,他觉得,
    经过9 个月的磨合,与妻子生活得很和谐、幸福,“只要我们把日子过好了,比
    什么都重要。”孙万龙一手拉着妻子的手,一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肩背,在他的鼓
    励下,采访时的尴尬气氛被打破。

      坎坷家境:儿子丈夫同年病倒

      1997年,家住南阳镇阳泉村1 组的罗红,嫁给了2 组的孙万宝,如今他们的
    儿子孙世纪已经16岁。

      这是个普通的农村家庭,罗红嫁入孙家之初,住的是半山腰的土屋,距离集
    镇较远,出行很不方便,尤其是儿子渐渐长大,上学还要过一条小河,接送很是
    麻烦。勤劳的夫妻俩试图用双手改变这个现实。“那时候家里穷,我们一门心思
    挣钱,他就这样把身体累垮了。”说起丈夫孙万宝,罗红心里很不是滋味。当时,
    夫妻俩耕种着几亩薄田,200 多棵柑橘树是主要收入来源,为能多赚点钱,把房
    子建到集镇上来,丈夫长年外出打工,在工地上做苦力活,而她在家种地、打临
    工,兼照顾儿子和父母。没出几年,他们在集镇附近建起了2 层的砖木结构房子,
    虽然距离学校近了,孩子上学不用每天接送,但接下来的命运却给罗红更多的考
    验。

      2007年的暑假,在武汉打工的丈夫接儿子过来玩,不料儿子被查出患肌肉萎
    缩症。听丈夫在电话中讲述儿子的病情,罗红顿时懵了。后来,到武汉同济、上
    海等大医院治疗,被确诊为“进行性肌营养不良”。医生告诉他们,这种病几乎
    无法治愈,只能维持、减缓恶化。

      而就在同一年,孙万宝也病倒了,支气管方面的,连走几步路都喘。“生活
    要过下去,我只有硬撑着。”父子俩相继病倒,坚强的罗红独自撑起这个家,既
    要赚钱养家,又要每天背着儿子上学并照顾患病的丈夫。说起那段经历,辛酸只
    有罗红心里最清楚,“我辛苦点都没事,就盼望着他们父子能好起来。”

      家庭变故:她选择了不离不弃

      儿子病了,无法行动,生活不能自理,但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这也是罗
    红帮儿子完成学业的动力,“他脑子很好用,学习上的事从不用我操心。”

      小学毕业后,孙世纪要去兴山县城古夫中学上初中,罗红照顾儿子的担子更
    重了。经南阳镇政府帮助,她在学校食堂找了份工作,方便照顾儿子。抛开工作
    的辛苦不说,体重只有80来斤的她,每天要背着90多斤的儿子从出租屋到教室里,
    “初二、初三的教室都在5 楼,我背得很吃力都没事,倒是儿子不愿麻烦同学,
    初中那3 年他没在学校上过厕所。”

      那些年,为给丈夫和儿子治病,尽管家里已无任何积蓄,但罗红乐观面对生
    活,从来没动摇过,操持家务任劳任怨。2013年3 月,孙万宝病情加重,经抢救
    无效病故。丈夫的去世,给罗红莫大的打击,“他病了六七年,虽然做不了什么,
    起码还是个完整的家。”

      家有病儿,加上有年迈的公公婆婆,落在罗红肩上的担子将会越来越重。都
    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曾有一段时间,不少亲友上门做罗红的思想工作,希望她趁
    年轻改嫁。

      孙万宝只有兄弟俩,大哥早年过世,大嫂已改嫁,罗红认为,儿子和公婆都
    需要她,改嫁只会给他们带来伤害。“我只想把儿子和老人照顾好,不想再嫁了。”

      再续姻缘:小叔子射出丘比特之箭

      如果没有意外,我们不难想象,罗红的下半辈子将为了儿子和二老,守寡直
    到终老。然而,有一个人却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为她再次打开幸福之门。

      孙万龙是孙万宝的堂弟,上面有两个已出嫁的姐姐。“我们虽是堂兄弟,平
    时处得像亲兄弟一样。”孙万龙说,大哥、二哥相继去世,孙家就他一个壮劳力
    了,尤其是侄子孙世纪从小到大跟他非常亲热。二哥走后,看到二嫂经常被说亲
    的缠着,孙万龙抛开世俗的眼光,决定拯救二嫂、拯救这个家庭。

      要说,孙万龙是见过世面的人。高中毕业后即出门打工,在广州的华硕电脑
    公司工作,从最初打杂,到后来成为负责珠海、中山两个市的区域销售经理,月
    薪近万元,2012年因业务遭遇瓶颈辞职回乡。期间,他谈过两次马拉松式的恋爱,
    最终以分手告终,一直未婚。“是我主动提出我俩在一起的,不是一时间头脑发
    热,我考虑了半年多。”孙万龙说,二哥和侄儿都生病,那些年罗红独自撑起一
    个家,家里家外打理得井井有条,把两位老人也安顿得很好。他看在眼里,记在
    心间,平时也会尽自己能力帮点忙。“我看重她为人善良、孝顺老人的品质,也
    不想让她再受那么多苦。”

      2014年5 月,孙万龙大胆向罗红表白,虽遭拒却未放弃。他先后做通双方父
    母的工作,又请亲友开导罗红。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年8 月,两人领取了结婚证。

      说起小叔子当初的求婚,罗红满脸羞涩。“我一直把他当小弟,谁知道他会
    来这一出。”罗红说,当初嫁到孙家时,堂弟孙万龙还在上小学,可以说是看着
    他长大的,压根就没想过这档子事。“侄子就是我的儿子,大爹大妈也是亲爹妈,
    我不会不管。”小叔子的表白和求婚,罗红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不过小叔子所
    表现出的那份家庭责任感和担当让她感动,但毕竟两人年纪悬殊太大,她顾虑重
    重。“他还年轻,有很多的选择,我怎么劝他,他都不听,脑子一根筋似的。”

      最终,在孙万龙发动的排山倒海式的爱情、亲情攻势下,融化了罗红尘封的
    心。

      幸福绽放:亲情迸出爱情火花

      再次步入婚姻殿堂,对罗红来说是那么的意外,幸福与烦恼同时纠缠着她。

      婚后,孙万龙将罗红母子接到自己家里住,孙万龙的父母待她如亲女儿,丈
    夫对她也爱护有加,一家五口处得和和睦睦。而外面却有些流言蜚语,让她很不
    自在。罗红坦言,背有很重的思想包袱,走到哪里总感觉背后有人说三道四,
    “毕竟是在农村,不像城里那么开放。”面对闲言碎语,丈夫经常开导她,心与
    心的交融,让她已渐渐走出世俗的阴影。

      去年夏天,懂事的儿子考上高中,不愿让妈妈再背他上学受苦,坚决不去上
    学,呆在家里整天情绪低落,与电视为伴。为此,孙万龙在集镇上盘下个店面,
    让母子俩守店,销售手机、办理联通业务。他每天用面包车送母子俩到店里,然
    后自己出去跑面的。“儿子有事做,觉得活着有价值心情好了许多。”罗红说,
    很感激丈夫对她和儿子所做的一切,尤其是无旁人时,总会“老婆长、老婆短”
    逗她开心。

      对于妈妈和叔叔的婚姻,孙世纪并不反对。“我真心希望他们过得幸福。”
    孙世纪说,因为生活习惯不一样,他们有时候会为琐碎的小事吵上几句,“比如,
    我妈习惯了早睡早起,就看不惯幺爹玩电脑、手机到很晚,第二天又睡懒觉。多
    数情况下,他们吵几句都是幺爹让着我妈。”

      在孙万龙看来,这桩婚姻最初是因为亲情,也是自己选择的生活,生活中为
    琐事吵几句,也是感情的碰撞,不是谁要改变谁,“现在我们找到了爱情的感觉,
    会好好经营下去,幸福生活是我们共同的愿望。”如今,罗红和孙万龙在征求儿
    子意见后,准备再要个小孩。

      “我们乡下民风纯朴,但接受新鲜事物就不只慢半拍。”对罗红与孙万龙的
    婚事,最初阳泉村村委会书记许开虎很惊讶。他说,刚开始在村里炸开了锅,很
    多人都不看好,现在他们家庭处得很和睦,生活过得红红火火,生病的儿子有了
    依靠,还很孝顺两边的老人,原先一些说闲话的村民也转变了看法,他们的婚姻
    爱情,在当地渐渐传为美谈。
    ================
    ? ?? ? 个人点评:类似的这种感人故事其实古已有之,应该是受生活条件的限制,
    中国人几千年来,潜移默化地形成了一种观念,那就是把亲情和爱情完美和谐地
    统一起来,嫂子罗红与小叔子孙万龙之间,应该说一开始更多的是亲情,但生活
    所迫,逼得他们没有条件再去寻找自由浪漫的爱情。好在,在中国传统文化背景
    下,他们还是可以充满幸福感地生活下去。


    网友评论:

    替兄弟照顾遗孀,太到位了,很阳光的事,他们能顶住世俗便是赢家。

相关推荐

精彩图集

一品图片网部分图片资源收集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邮件地址:
© 2021 一品图片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50288886号 | sitemap | 图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