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网事杂谈 >

户籍 你说我是哪里人?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页
查看原图
更新:08-18     编辑:     来源:    
  • 2010年夏天,我和我家领导在巴厘岛度假,其中有一个项目是阿勇河漂流。说来凑巧,和我们同处一个漂流艇的另两位也是中国人——随着出国次数增加,我发现将东南亚称之为中国旅游的后花园也不为过,如果是在十一或者春节等长假出行,你会发现机舱里和各旅游景点到处是中国人,当然,这是后话了。

    既然都是中国来,自然免不了要寒暄几句。第一句当然是问你从哪里来?对方问我这句话时,我的回答是上海。对方听说我是上海,马上改用上海话和我交流。尽管我在上海呆了七八年,但和身边同事交流的时候大都是用普通话;上海话虽然能听懂,也能说一两句,但说多了还是会露馅,于是我就用普通话和他交流。

    对方见我用普通话回答,马上也很礼貌地用普通话交流:哦,原来你是新上海人!并问我老家是哪里,我回答说是浙江。他用赞许的语气和我说,你们浙江人不错,我们小区里就有很多浙江人;然后跟我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浙江人如何能干、如何会炒房,当然也免不了吐槽说不完的各种不是。

    那次漂流的细节我大都忘记了,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细节却记得很清楚;而且随着外出旅游次数的增多,这样的场景会多次遇到,而且内容也大同小异。

    本来我对“你是哪里人”这个问题并不在意。2003年研究生毕业到上海工作,没费多少吹灰之力就获得上海户籍,尽管知道户籍制度的不合理,但说实话,本人却没有从中受损多少——除了2010年上海世博会发放大礼包没有集体户口的份,就此而言,说我是户籍制度的既得利益者也不为过。

    但是这次旅行中的那句“原来你是新上海人”的对话,却让我思考一个无聊的问题:你到底是哪里人?从户籍登记来看,我确实是上海人;但我这个上海人却不会说上海话,甚至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学上海话——既然都能用普通话沟通,为什么我还要耗费时间多学一门语言?与其有这个精力,还不如把我的洋泾浜英语说好。

    事实上,像我这样经历的人不在少数:他们已经在官方系统里被等级分为上海户籍,他们在上海工作和生活,却不会说上海话。当然,更多的人是在上海工作和生活,却没有取得上海户籍。据上海市统计局的最新统计数据,截至2013年年底,上海共有常住人口2415.15万,其中户籍常住人口1425.14万人,外来常住人口990.01万人。

    如果在全国范围内,这个群体就更加可观了。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2013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3年末全国大陆总人口为136072万人,比上年末增加668万人,其中全国人户分离的人口为2.89亿人,流动人口为2.45亿人。

    当你要问这些“流动人口”是哪里人时,他们会如何作答?很多人依照户籍登记是属于浙江的某县某乡,但实际上他现在的工作和生活却和这地址没有丝毫关系。据国家统计局于5月12日《2013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1980年后出生的新生代农民工,绝大多数没有从事过农业劳动,初次外出年龄也很小,远低于老一代农民工35.9岁的初次外出平均年龄,并且55%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地级以上大中城市务工,远高于老一代的26%。

    据说很多新生代农民工从来没回到过出生地。我侄子出生在杭州,一年大概回老家3-4次,尽管自他上小学前他的户籍地是在浙江老家,但他自己却从不说自己是户籍地的人,而是说自己来自杭州滨江。逢年过节回乡时,尽管我们说是回家,但他显然不把乡下老家当成自己的家,他的家在杭州。

    等他长大后,该如何面对“你是哪里人”这个问题?尽管他在内心深处把自己当成是杭州人,是的,从形式要件而言,他确实是一个标准的杭州人:在杭州出生、成长,拥有杭州户口。但那些老杭州人估计不会把他看成是杭州人,因为他不会说杭州话。如果说他是磐安人,估计他内心深处也有点疙瘩——一年当中只有几天在那里呆过,而且也不会说方言;不仅他有这个疙瘩,家乡人也是——每当逢年过节回乡下时,乡下的小伙伴总把他当成是杭州人。

    那么,你到底是哪里人?因为工作和生活的需要,很多人离开自己家乡在外工作和生活。在现有的户籍制度下,他们可能永远也获得不了在工作地的户籍,但可以想象的是,这些人永远都不会回到其户籍所在地。他们或许会在内心深处认为自己是户籍所在地的居民,但是他们的下一代会这么认为吗?一个从小在上海生长和长大的人会认为自己与那个八杠子打不到算一块的“户籍地”发生关系吗?如果户籍制度再不废除,这些非户籍人口的孙女一代会认为自己是哪里人?如果以90年代初的流动人口开始计算,现在农民工第三代已经出生,再过几年或许他们也要出来就业:如果那个时候户籍制度再不变更,那么他们就会遇到一个更为荒唐的问题:他是哪里人?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从目前来看,户籍制度没有丁点儿放松的的趋势,在那些能够容纳更多就业人口的特大城市,情况似乎更为严重——不久前的《国家新型城镇化战略规划2014-2020》中,这些城市要实行更为严格的人口控制措施。这意味着这部分人群要成为法律意义上的“上海人”或者“北京人”要更为困难。

    即便对于像我这样已经在法律意义上成为“上海人”的群体,还是会在日常生活中时不时遇到这种身份困境。尽管我们已经拥有上海户籍,但是比你更早几年进入这座城市的上海人却不认为你是真正的上海人,他们说你是“新上海人”。当然,“新上海人”是相对于上海人而言,而不是对应着一个“老上海人”。言下之意就是,你们和我们之间存在着诸多区别,尽管你已经在上海工作和生活,但要真正融入上海,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要走,你们慢慢来吧……


    ===============
    在“便于管理”这句冠冕堂皇的理由面前任何人性化设想都是浮云
    我大天朝的氛围一直在“一抓就死,一放就乱”的两极挣扎


    网友评论:

    楼主的一番感慨很有道理,我是和你同病相怜的人。80年从天津到大连上学,户籍从天津变成辽宁。84年毕业分配到广州,户籍又从辽宁变成广东。由于工作性质的问题,工作休假都是在天津老家,现在家也是安在天津。转了一大圈我现在都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户籍制度带来的不公平真的让人很无奈,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改变

    你是哪里人不重要,大可不必为此自卑或者得瑟得不能自己;重要的是是否拥有财富和健康,前者是开心的本钱,后者是开心的支撑。

相关推荐

精彩图集

一品图片网部分图片资源收集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邮件地址:
© 2021 一品图片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50288886号 | sitemap | 图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