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明朝灭亡后,朝鲜为何始终不肯接受满清,并且还祭祀大明皇帝

朝鲜,从明初开始就一直是明朝的属国,200多年来,朝鲜一直对天朝上国敬佩不已,一切无不以上国为标准。万历朝鲜战争后,朝鲜更是专设大报坛以报答明朝的救命之恩。后金崛起后,朝鲜也一直积极协助明朝镇压叛乱,萨尔浒之战中,朝鲜军队出兵一万协助明军,其中多为携带火器的精锐部队。明朝丧失辽东后,朝鲜依然不断骚扰满清边境,让皇太极首尾不能相顾,十分被动。

因为朝鲜的鏖战,皇太极不得不入军朝鲜,虽然朝鲜人拼死抵抗,但无奈实力差距太大,不到一个月,朝鲜就领土尽失,一败涂地。朝鲜王也被迫向皇太极行三跪九叩大礼,承认满清为宗主国。

虽然朝鲜被迫称臣,但仍幻想有朝一日大明能反败为胜,但遗憾的是,明朝最终还是被清朝取代了,朝鲜今后,只能臣服于清朝。虽然明朝已经死透了,但是朝鲜依然没有忘记对明朝的怀念和对清朝的憎恨,只不过这种情感从表面转移到了地下。在看不见的暗处,朝鲜人依然采用崇祯年号,并无不表露出对清朝“蛮夷”的鄙视。那么,为啥对明朝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朝鲜,偏偏就不能接受满清呢?

一、历史上有频遭女真入侵,有着世仇

朝鲜人如此厌恶满清的第一个原因,就是历史恩怨。在历史上,女真人作为生活在白山黑水之间的渔猎民族,物资匮乏,因此他们会定期掠夺周围较为富裕的邻国。在明朝初年,由于宗主国大明十分强盛,女真部落尚不敢肆意妄为,只能进行和平的商贸往来。因此,朝鲜凭借他更为丰裕的物产一直在朝鲜女真的贸易中占据主动,女真部落甚至通过进献土地的方式来换取朝鲜王的恩赐。那时虽然偶有女真部落袭扰朝鲜边境,但都是小打小闹,成不了气候。

但好景不长,到了万历年间,明朝国力日渐衰弱,而女真部落在努尔哈赤的领导下日渐壮大,女真人再也不用顾忌朝鲜的感受,因而时常侵犯朝鲜边境,掠夺财物百姓。由于朝鲜武力孱弱,所以常常无从抵挡,只能任由宰割。

这一时期,女真与朝鲜的冲突不断,朝鲜著名的水军名将李舜臣就曾在北部边境抵挡女真,但由于其没有陆战天赋,并没有什么过人的表现。在万历朝鲜战争中,努尔哈赤曾主动请缨,请求入朝与倭寇作战,却遭到朝鲜方面断然拒绝。

当时朝鲜的政治家柳成龙认为相比于倭奴,建奴(明朝、朝鲜对女真的蔑称)还要凶恶百倍,让建奴入朝,无异于引狼入室。足见朝鲜对于女真的忌惮。

由于历史上就恩怨颇多,所以朝鲜在明朝与后金的战争中,始终坚定的站在明朝一边,并派出援军参加了萨尔浒之战。皇太极上位后,专门派出使者前往朝鲜,希望朝鲜归顺大清,但是朝鲜人却完全不买账。史料记载:朝鲜群臣当时纷纷慷慨陈词“使彼虏得知我国之所秉守,不可以干纪乱常之事有所犯焉。则虽以国毙,可以有辞于天下后世也”。而朝鲜民众也“观者塞路,顽童或掷瓦砾以辱之”。而在皇太极的称帝大典上,朝鲜使节更是拒绝下跪,让皇太极丢尽了脸面。

由于朝鲜一系列的无礼行为,皇太极于1636年率12万大军入军朝鲜,仅仅一个月,朝鲜就全境陷落,朝鲜君臣“上下惶惶,罔知所为,都城士大夫,扶老携幼,哭声载路”。由于实力相差悬殊,朝鲜王不得不亲自到皇太极面前行三跪九叩大礼,并哀求皇太极:“如念蒙丁卯誓天之约,恤小邦生灵之命,容令小邦改图自新,则小邦之洗心从事,自今始矣。必欲穷兵,小邦理穷势极,以死自期而已”这段的意思是希望皇太极能怜悯一下朝鲜的黎民百姓,自己今后一定会洗心革面,再也不与大清为敌。

最后,皇太极答应议和,朝鲜从而成了清朝的附属国,放弃了对明朝的效忠。尽管朝鲜已经臣服,但作为惩罚,皇太极依然将50万朝鲜人卖做奴隶带回辽东,以震慑朝鲜君臣。丙子胡乱,也因而被朝鲜视为最大的国耻。

二、受儒家华夷观的影响,认为清朝剃发不正统

朝鲜厌恶清朝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受传统儒家华夷观的影响。在中国传统的儒家学说中,将中原接受教化的人称为华,而将四周的不同民族笼统的称之为夷,在中国古代,华和夷一直被用来区分文明与野蛮,《唐律明例疏议释义》有言“中华者,中国也,亲被正教,自属中国,衣冠威仪,习俗孝悌,居身礼仪,故谓之中华”。可见,在传统儒家思想中,夷并非永远是夷,夷是可以通过接受教化而变成华的。

中国传统的华夷之辨,严格来讲是一种文化上的区分。一旦周边的少数民族原意接受中华文化,愿意接受儒家思想和汉家衣冠,那么他们就不再是野蛮人,而是和中原汉族一样的文明人。

因此,按照传统的华夷观,力行汉化的北魏孝文帝拓跋宏虽然是鲜卑血统,但由于他自愿接受中华文化和汉家衣冠,所以他也是不折不扣的华,和汉族君王一样具有合法性。那么,清朝是否符合这个概念呢?

在朝鲜人看来,只能是部分符合,清朝虽然恢复了科举制,任用汉人为官,皇帝也接受了儒家思想,但是在衣冠上,却依然穿着满人衣冠。不但如此,清朝还强令所有汉人剃发易服,让汉人男子改留自己的金钱鼠尾,这一点在朝鲜看来是断断不能忍受的。

在《唐律明例疏议释义》中明确规定了服饰也是判断华夷的重要标准,少了服饰这条,在十分信奉儒家的朝鲜人看来,就是不正统不文明的表现。是完全无法忍受的。当朝鲜人看到清朝全民剃发后,无不哀叹:“虽功德侔殷、周,富强迈秦汉,自生民以来未有薙发之天子也……一薙发则胡虏也,胡虏则犬羊也。吾于犬羊也,何观焉”。在这段话中,朝鲜人认为清朝皇帝剃发则与蛮夷毫无异同,而蛮夷相当于犬羊,清朝皇帝,与犬羊无异,不配称为中国正统。

三、嘲笑汉人剃发,怀念明朝故国

除了嘲笑清朝皇帝,朝鲜还对剃发的汉族官员和百姓蔑视不已。

成书于18世纪上半叶的《燕行录》,是朝鲜关于使节出访清朝详细记录的史书,里面就记载了一段朝鲜使节和汉族官员的对话。

在与清朝汉族官员的言谈中,朝鲜人无不显现出对剃发易服的厌恶,当时朝鲜使节访问汉族官员,“问:‘挞子剃送,你们亦剃送,有何分别中国、夷狄?’答:‘虽我们剃头,有礼,挞子剃头,无礼。’这段话中,朝鲜人问汉族官员你们剃了头与鞑子有什么区别,汉族官员说他虽然剃头,但仍懂得礼节。而在另一个场景中,朝鲜人又问汉族官员:“清初,削人发,人皆顺从,而今则乐为耶”。朝鲜使节对于如今汉族顺服剃发大为不解。汉族官员答道:其时,仍其削发人多自死,或囚或打,打一年之后,人皆削发,而今已成习,或乐或痛。这段的意思是满清统治者一直杀害不肯剃发的人,一年之后,人们终于屈服,都剃了发,现在,有的人已经顺服,有的则仍怀念以前。

对于满清强迫汉人剃发易服,朝鲜人评价:“最可危者,侵虐汉人,罔有纪极,皆有曷丧之叹”。可见在朝鲜人心中,满清与桀纣无异,朝鲜人认为满清的统治必不长久,很快就会被推翻。

由于对满清的厌恶,朝鲜虽然表面上采用清朝年号,但暗中依然采用崇祯年号,并偷偷祭奠明朝。而朝鲜人也一直为自己完整继承了明朝的制度和服饰而感到自豪,因此,朝鲜自己和当时的汉族官员都将朝鲜称为小中华,以赞叹其完整继承了明朝的风俗。朝鲜人的史书《朝鲜实录》称:吾东方自箕子以来,教化大行,男有烈士之风,女有贞正之俗,史称小中华。直接将自己列为了中华文明的继承人,是中华文明的正统后裔。以此标榜自己的正统和文明。

如今,韩国依然标榜自己是中华文明的继承人,这种对于继承中华正统的自豪和对满清王朝的鄙视,构成了韩国民族主义的核心思想。作为中华文明真正的后代,我们绝不能让他们剽窃掉本属于我们祖先的成果。


网友评论:

古代亚洲文化圈分为:大中华文明圈,小中华文明圈,蛮夷文明圈,禽兽(估计是泛指茹毛饮血那种)。古代中国对周边国家的影响力和侵彻力比现在本子的动漫棒子的欧巴可来的更直接更深切。

标签: 大明   发布日期:09-18